最好的等待叫“来日可期”

20200227期来自:郑州日报

百姓记事

?晓 雪

我问:“孩子爸爸在一线战斗,有什么特别的故事吗?”

她说:“我们太平凡了!这里的每位医生都这样!”

我又问:“他从来没在微信里记过什么吗?”

她回复:

往年的年味是热闹的、甜蜜的。今年的年味是冷清的、孤单的,混合着酒精消毒水的味道。大街上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人影,灰蒙蒙的天空像幕布一样笼罩着整个城市。寒冷的风呼啸着穿过巷子,带走几片枯黄的树叶。

地铁停了,轻轨停了,公交车也停了,只剩下脚下那冰冷的柏油马路,孤独地泛着白光……被冷空气裹挟的一座座楼房,恰似没有活力的雕像,无助地站立着……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我和小猫,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上,等待着从不守时的爸妈的归来,更期待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天渐渐黑了,钟表的嘀嗒声,让房间更显冷清……

这是2020年春节,一位叫倪鸣璐的初中生笔下的武汉,寂寥、沉默,充满消毒水的味道……这是新冠肺炎疫情下一个医院双职工家庭的真实写照。

快一周了,同是医生的爸妈一天比一天忙,回家也一天比一天晚,身上的酒精混杂消毒水的味道愈来愈浓,眉头也愈皱愈紧,眼中的疲倦和焦急一天比一天重。他们行色匆匆,回来后不是接电话,就是上网查资料。

我有些困倦了,迷迷糊糊地,突然听到大门“啪”的一声开了,爸妈竟然一起回来了,爸手里拎着个大袋子。我和小猫都欢呼着迎过去,除了几袋速冻饺子、对联、药品和酒精外,别无其他。晚餐很简单,就是几盘速冻饺子,爸爸匆忙贴着对联,妈妈很严肃地告诉我,从今天开始,他们上一线抗击疫情,可能很多天不回来,奶奶明天会来照顾我。

一会儿,他们拎着衣服又出门了,偌大的房间里,再次剩下我和小猫。我追到走廊里,昏暗的灯光下,父母坚定的背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小倪的妈妈是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超声科的一位医师,爸爸是来自同一家医院神经内科的主治医师。在小姑娘独居家中和猫相伴的日子,她的父母坚守在最危险的疫情一线,不顾个人安危,与病毒抗争,与时间赛跑。

孩子的妈妈叫李新华,是我的高中同学。上学时,她是一位学习用功、性情活泼的小姑娘,个头不算高,戴着一副厚底眼镜。因为父母都在医院工作,高中毕业时,她毅然报考了医学院,而后学医从医,结婚生子……时光匆匆,和她再度建立联系是在前年,高中同学建了微信群,基本上把天南海北的同学都找到了。去年十月我到武汉出差,她坐一个

多小时地铁专门跑到我住的酒店,路上特地买了武汉的九九鸭脖和网红糕点,两位二十余年未曾见面的老同学激动不已、相谈甚欢,聊叙别后之情,像又回到了高中时代,时空仿佛从未隔断过我们之间的距离。

武汉一面,匆匆而别……不想几个月后就发生了严重的疫情,她不仅身在武汉,而且在医院,这个春节,因为她,我和同学们都额外多了一分牵挂。前几日,看到朋友圈里的这篇文章,我第一时间微信给她,由孩子的文章问及她们的现状。同学说,孩子记述的是过年前后的事,因为是双职工,后来她被医院照顾下来了,而她的爱人——武汉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倪厚杰医生则一直坚守在抗疫一线。我问,情人节那天是否和爱人互致问候,她还像学生时代那样快人快语:“他最初啥也没表示,一个男同学给我发来666元,希望通过我捐出去,是支持抗击疫情的,我想逗逗我爱人,就截图转给了他,结果他竟然吃醋了,立马发了666.66元,还说爱我多一点!”

瞬间,我被她的讲述逗乐了,疫情形势严峻的日子,这种隔空示爱的方式、这样的幽默表白,让人笑过之后又悄然动容。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