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绛县11号信箱”

20201120期来自:齐鲁晚报

1961年秋天,时年33岁的王桂珍带着四个孩子从沈阳老家来到了胶东的长山列岛——— 大钦岛,成了一名随军家属,两年后马素平降临到这个家庭。交通不通畅,部队里有纪律,一家五口人进岛后再没回过老家。

识不了几个字的王桂珍,在海岛艰苦的生活中,时时牵挂着远在东北老家、山西绛县的兄弟姊妹。她的牵挂方式一是诉说,二是让马素平代她给亲人们写信,表达思念之情。

马素平的小姨夫王云学报名参加了兵工厂的招工,而后带小姨来到了山西省绛县。那时马素平的父亲早就离开家乡当兵,解放后从青岛海军炮校毕业后,分配到了长山列岛。

“山西绛县11号信箱 王云学收”,这是马素平上世纪70年代经常代妈妈给小姨夫写信的地址。

“我去信的次数多,小姨夫回信的次数少,通信的内容已经不记得了,就像小姨的名字我现在怎么想也回忆不起来。妈妈年龄大了,也说不清楚。妈妈叫王桂珍,我试图按她的名字编了几个名字,看看叫起来上不上口,王金珍、王玉珍、王桂香、王桂芳……”马素平哪一个叫起来都不顺口,只有“小姨”才是口中熟悉的,也是她妈妈经常念叨的名字。

和小姨家彻底断了联系是在马素平参加工作后,因为没有人替妈妈给远方的家人写信了。上世纪90年代末,小姨夫退休后,凭借最后一封信的地址找到了住在长岛的马素平家,在长岛住了两天,带来了小姨的问候。

“妈妈没能看见朝思暮想的妹妹,但知道了妹妹一家的情况,看着妹夫带来的照片,妈妈爱不释手,把几张照片都镶嵌到墙上挂的大镜框里了,方便随时看两眼。”马素平说,“自1961年秋进岛后,妈妈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烟台市芝罘区。”

马素平也曾多次写信寄往山西绛县11号信箱,但都石沉大海。

思念如海,思念如潮。看着日益衰弱的爸妈,马素平就想起了妈妈家的亲戚还没联系上。“如果妈妈在世期间,我还不帮她打听一下小姨的下落,那我这当女儿的就是不称职了。”马素平开始踏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