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脱口秀

20201108期来自:齐鲁晚报

“炸场”不止一点点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李睿

泥乐俱乐部创立的时候,孟川还没有出名,“我和孟川2017年就认识了,一起玩脱口秀,我俩挺投脾气的。后来孟川就说,要不一起做个俱乐部吧。”回忆起创立之初,副会长阿萨告诉记者:“一没人,二没场地,三不知道济南的市场怎么样。”就在那时,孟川和阿萨认识了想书坊概念书店的创始人小新,三个人一拍即合,想书坊成为泥乐俱乐部的大本营。

小新提供场地,孟川和阿萨负责找演员,2019年7月12日,泥乐在想书坊举办了第一场开放麦演出,小新通过人脉找来了一百多位观众,泥乐脱口秀俱乐部开始真正做起来,“不收门票,多的时候近百人,最少的时候只有20位观众。”

直到2019年9月1日,《脱口秀大会》第二季中,“英年早婚”的孟川火了,他在节目里调侃自己的婚姻生活,抛出了“伪孤独”的金句,一口“章普”(章丘普通话)十分可乐,随着孟川火起

来的自然还有泥乐俱乐部。

目前,泥乐俱乐部的常驻演员有13人,除了常驻演员,还有一个300多人的素人群,里面都是想要上台说脱口秀的“储备军”,格子在泥乐的官方公众号上设置了一个素人报名的入口,里面已经收到了80余份来稿,都是素人脱口秀爱好者发来的段子。“稿子通过了就可以来开放麦,泥乐这些成熟的演员们会在开放麦上给新人们指导,不管是稿子还是表演方面都会认真讨论。”格子就是从素人群里出来的演员,另一位常驻演员张灏喆也是素人群里出来的,奇妙的是,张灏喆24岁,最近他也辞职了,从一名海归数学教师变成了专职的脱口秀演员。

目前,泥乐脱口秀俱乐部由孟川、小新和阿萨三人管理,孟川是会长也是“招牌”,负责俱乐部的外部合作和拓展,小新负责商务与宣传,阿萨主要负责内部运营,包括演员的调配、文本学习、读稿会等。

今年8月,泥乐脱口秀与笑果文化达成合作,这是笑果文化在全国范围内确立的第一波战略合作的脱口秀俱乐部之一,除了济南的泥乐俱乐部之外,另一个脱口秀俱乐部在长沙。“会长孟川本来就是笑果的艺人,再加上泥乐一年多以来在地方的影响力,笑果很希望跟我们合作。”小新告诉记者,目前泥乐俱乐部每一期剧场都会有笑果的艺人来演出,泥乐俱乐部的演员也将有机会去笑果的俱乐部演出或者参加笑果的训练营,“这对于共同把脱口秀市场做好来说,是非常有效的方法,这种合作模式也是笑果带着地方上的俱乐部把全国的市场做大。”

10月30日是泥乐俱乐部每周一次的常规表演,这一天是万圣节前夕,报名观众多达500人,想书坊无法容纳这么多人,小新将表演场地挪到了商场地下一层的剧场。

这一天,阿萨作为主持人串场,泥乐俱乐部的演员秀芹、格子、无常登台表演,还有《脱口秀大会》的卡司House、笑果文化的编剧小猪作为特邀嘉宾上场,在表演的一个半小时里,演员们接连抛出的梗炸翻全场,可以看到阿萨作为一个成熟演员的绝佳控场,也可以看到格子青涩、好笑但又充满锋芒的表演,代表国内脱口秀最高level的笑果嘉宾压轴表演,给观众带来不少惊喜。

笑果文化的编剧小猪在表演时,将自己是“广东人”的梗编排得淋漓尽致,笑点十分密集,阿萨在台下不住地感叹“太牛了”,小猪表演完毕后,阿萨走上台拿着话筒说“我给你磕一个吧”,以表达溢于言表的赞叹,观众们围坐在一起笑成一团。这是脱口秀演出特有的气氛,演员不是站在高高的舞台,与观众几乎是平视,高频次的互动像是朋友在说笑话。

来看表演的几乎都是90后的年轻人,其中还有不少00后的大学生,从长清赶来的小张同学是第一次看线下表演:“我是看过《脱口秀大会》才来的,线下比看视频更好笑,太炸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脱口秀铁粉表示,综艺节目季季不落下:“第二季《脱口秀大会》的时候通过孟川知道了济南有这个俱乐部,演员们都非常有带动性,今天完全沉浸在表演里,我觉得特别厉害特别棒。”

回忆起2019年9月6日那个周五夜晚的“盛况”,小新眼神明亮:“那一天

来了1400多个人吧,本来只演一

场,后来又加演了三场,非常壮观。”自那以后,泥乐俱乐部算是出圈了,越来越多本地、外地的年轻人奔着孟川来济南看线下演出,阿萨笑称“孟川是

泥乐的‘精神’象征,是挂在门上的头像。”

有情怀但不“玩情怀”

比起程序员格子热血辞职专心说脱口秀,泥乐俱乐部“元老”、副会长阿萨从容地表示:“我之前是一名审计,现在依然是一

名审计。”

阿萨今年30岁,是一名三岁孩子的父亲,他的生活很规律,早晨七点起床,白天上班,晚上下班之后跟媳妇一起做饭、吃饭,九

点给宝宝洗澡,之后有空的时候就

去写写稿子,“当然了基本上没怎么写过,我睡得比较早,养肝。”在阿萨看来,脱口秀是他的兴趣爱好,他已经玩了三四

年脱口秀了,这与他正常的工作生活

不冲突。

难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