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脑海中跳出一个……

20200523期来自:齐鲁晚报

盛宴》脑海中跳出一个词“张炜时间”。“‘张炜时间’以前评论界没有提过,并不只是说从《古船》到《九月寓言》《刺猬歌》《你在高原》《我的原野盛宴》一系列作品组成的将近几十年的时间,它更是这些作品中记述的那样一些更广大的时空当中的一个时间。在那个时间里头,有我们人类,也有植物,也有动物,有我们平常可能忽视的一些生物,那些物种所组成的时间链在我们当代文学写作当中已经相当遥远。”

结合在美国非常发达的自然主义文学中的《瓦尔登湖》《寂静的春天》等作品,何向阳提到,《我的原野盛宴》中有一种自然主义,或者说一种中国的自然主义文学的开拓。自然主义文学中有对现代化进程当中被我们忽略的一些美的东西的反思,当然更有对这些原始性的、野性的、农业文明前后时期的一些文明的缅怀等。“张炜的缅怀性和反思性,从《古船》就开始了,它对文化进行了反思。在《我的原野盛宴》中,张炜回到他少年时代对海、对森林的联想,我觉得他回到了拥有赤子之心童年、少年的诗人时期,他把自己还原为一种原野诗人的形象。”

《我的原野盛宴》让评论家对张炜的创作特征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梁鸿鹰认为,张炜的创作辨识度很强,一方面是在他的创作当中有一种很强的反思意识、警醒价值,他认为大地上的人首先不能被物质、欲望和市场的东西所左右,不能被它们所异化,这是他的一个重要观点,人要有人文精神和担当,另外他创作当中的理想主义色彩也非常浓厚,理想主义的、浪漫主义的色彩非常鲜明,他用他的创作来对抗物质以及欲望对人的精神的消解。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