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姐比赛不再是﹃明星制造机﹄

20200412期来自:齐鲁晚报

□倪自放

受新冠疫情影响,香港无线电视台将暂停2020年第48届香港小姐竞选。

无线每年举办的香港小姐竞选是城中选美盛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参赛者争妍斗丽,竞选前后都会掀起不少话题,更是影视圈不少当红女星的摇篮,相当瞩目。自1973年开始至2019年,港姐比赛举办了47届,今年因疫情停办一年,之前宣告延期的“2020国际中华小姐竞选”也同样暂停一年。

今年港姐比赛暂停,也让2019年度冠军黄嘉雯、亚军王菲及季军古佩玲的港姐头衔继续沿用一年。可是对于多数人而言,黄嘉雯、王菲、古佩玲到底是谁?恐怕没有多少人有印象。最近十余年来,港姐比赛水准的下降是不争的事实,曾经的香港“明星制造机”,已变得很陌生。

香港小姐比赛始于1946年,不过当时的比赛并不系统,自1973年开始,香港无线电视台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港姐比赛。早些年,香港传媒界曾有过这样的说法:“最能代表香港的,不是尖沙咀的钟楼,不是太平山的老衬亭,不是海洋公园,也不是大富豪夜总会,而是香港小姐。”

无线举办港姐比赛有两个背景,其一是当时各电视台竞争激烈,互相挖角,无线举办港姐比赛,具有遴选艺人的意思。另一方面,港姐比赛也有宣传香港的意思,1976年的港姐竞选宣传词就写道:“‘香港小姐竞选’,目的在于选出一位才貌双全、能真正代表香港美丽与文化的少女,提升海外

《新龙门客栈》

人士对香港的印象。”

各种纷扰,但他保持了初心,一直用作品说话。“终归还是要做个踏实的演员,交出好的作品,这才是日后越走越远的一个砝码。”

到了2018年的年代剧《大江大河》时,王凯已凭借出色的表演完全跻身实力派演员。《大江大河》男主角宋运辉刚出场时干瘦黝黑还有点木讷古板,需要演员瘦到近乎脱相,而且扮相又土又丑。导演孔笙觉得剧中造型破坏了演员的形象,就替他担忧:“你可能会掉粉。”王凯闻言后却大笑,作为演员什么样的造型、扮相不是他考虑的范畴,而演好角色,把人物刻画好,不仅不会掉粉,且会涨粉。三十多岁的王凯从宋运辉的18岁开始演起,观众看到了一个演员的可塑性,王凯抓住了那个年代人物的朴实、纯粹和简单,不炫技、不作势,自然而然呈现了角色的魅力。而随着角色的成长,王凯完全驾驭了这个一心求上进的农村底层年轻人形象。之所以演得好,王凯认为宋运辉与他本人的经历有诸多契合点,他们都靠自己的勤奋,得到过赏识,抓住了机会,最终成为了某个行业中的翘楚。这种命运的共通性帮助他很好地理解了人物。该剧中,宋运辉失去姐姐的那段哭戏表演,让观众看到一个沉入角色的演员的巨大感染力。

文戏出彩,武戏也毫不含糊。除了口碑很低的偶像剧《放弃我,抓紧我》,王凯真正第一次在正午阳光的剧中担任男主角是2016年的《如果蜗牛有爱情》。该剧有非常多的打斗戏,腾空踢腿、翻转转体、近身肉搏等高难度动作,常常拍完就让王凯的胳膊大块淤青,但让观众看到了演员的另一面。而在给他的表演加分的《铁道飞虎》《英雄本色2018》等电影中,王凯也奉献了精彩的动作戏。王凯拍戏的拼劲为他带来很多赏识。在拍摄《知青》时,他晒伤过,也冻伤过,在零下40摄氏度的冰天雪地里拍摄七个月,为制造暴风雪的效果,他甚至让剧组搬来一台鼓风机对着头吹,刚躺下,脸上立刻被冰霜覆盖。这一切都被该剧制片人侯鸿亮看在眼里,并收之麾下。

王凯在采访中说,演员演戏要善于跳出自己的安全区,比如现在演某种类型的角色觉得很得心应手,那这就是安全区。“一旦从中跳出来,演员有时候就会很没自信、很害怕,因为不知道这个角色是否能够驾驭。但与此同时,压力也会变成动力,让你更有挑战的欲望。”王凯一直信奉一点:男演员就像陈酒,一定是越熬越香,甚至等待本身就是一个不断意外收获的过程,因为你可以思考,可以憧憬,还可以体验酸甜苦辣,每一个坎坷,都有可能获得意外的收获。

一个既有颜值,又有演技,又很低调,又有追求的演员确实难得。王凯现在缺的是专业性大奖的加持,但大家相信,一个习惯钻研角色、钻研演戏的演员,本身就充满魅力。

《旺角卡门》皆是名冠一时的大作,拥有五届金像奖最佳女演员、四届金马奖最佳女演员、第42届柏林影展最佳女演员、第57届戛纳影展最佳女演员、上海国际电影节杰出贡献奖以及柏林、威尼斯、戛纳影展主竞赛单元评委的身份,港姐亚军出身的张曼玉成为近40年最具国际声誉的华语女演员之一。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港姐,代表了这一选秀赛事的高光时刻,1988年的冠军李嘉欣、1989年的冠军陈法蓉、1990年的冠军袁咏仪、1991年的冠军郭蔼明、季军蔡少芬,是此后多年来香港演艺界女演员的中坚力量,还有邱淑贞等也来自港姐比赛。

1997年港姐季军佘诗曼和1999的港姐冠军郭羡妮,延续了港姐对演艺界的人才输出路径,佘诗曼也是目前为数不多的港片中生代女星代表。2019年年底宣布退出娱乐圈的徐子珊,是2004年港姐冠军,也是最近十多年唯一能够让人印象深刻的港姐,在娱乐圈的发展也不错,但自2008年以电影《跟踪》获得金像奖最佳新演员奖之后,徐子珊在演艺事业上的发展就不温不火,直至此次宣布退出娱乐圈。

徐子珊之后,港姐不再是“明星制造机”,没人能记得住每年选出的港姐是谁,这其中有娱乐形式发展的原因,和港姐比赛本身的影响力下降也有关系。

从1973年开始固定一年一届的港姐比赛,在当时属于新鲜的选秀赛事,也是艺人出道的途径之一,港姐比赛与无线艺人培训班并驾齐驱,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影视提供了大批艺人资源。最近十余年来,电视选秀在内容和形式上都有很大发展,评价标准相对单一的港姐选秀,逐渐失去了往日的魅力。

港姐本身的赛制,也成为港姐获得认可的障碍之一,观众们吐槽“美貌与智慧并重”的港姐比赛根本没有颜值,也无法看到智慧。比如港姐比赛在网络投票和评审投票之间的摇摆,也让比赛的公信力受到质疑。2012年港姐投票网络瘫痪,改用评判打分的老办法,令原本大受欢迎的票选冠军朱千雪沦为季军,张名雅因深得评委欢心而夺冠。观众嘘声四起,怀疑无线为了推高收视而假选。

再比如,2017年取消了“全民投票”环节,改为评判模式,由各位导师对佳丽进行投票评判,但出人意料的是,本应当每位导师手握一票,而某导师一人却手握两票,然后这两票都被投给雷庄儿。这不禁让人感觉不公:这位导师一人选港姐?在某年度的港姐比赛中,评委只看到了初评选佳丽的录像,并没有看到真人,当时评委曾志伟质问港姐比赛为什么不能直播。在选秀节目日新月异的当下,港姐比赛确实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