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海的印象,始于水……

20201123期来自:江南时报

对东海的印象,始于水晶。

近十年间,我多次去东海采访,当年认识的那些做水晶生意的大佬,如今不是建立起自己的工作室,就是腰缠万贯后退出江湖,游山玩水去了。水晶让东海人的生活流光溢彩,逐步变得富裕起来。

对于水晶,无需过多描述,但对于一个出生在东海的文化人——朱自清,却不时能唤起内心深处的波澜。

在东海的历史长河中,有没有超过朱自清成就的文化名人,我并不是太清楚,最起码,在国人的心目中,朱自清占据着重要的位置。他著作等身、气节高远,《荷塘月色》《背影》足以流传后世;他宁可饿死也不愿领美国救济粮,其风骨在文人中也是少见的。

这让我对朱自清故居有了更多的好奇。

平明镇上的“朱自清故居”,据说是按照其家族当年生活的场景模拟复原的。我们来访时大门紧锁,仿佛主人出了远门。从门缝向里看,完全是清末民初时苏北地区读书人家的布置。

这不大的旧居,朱自清住了五年,这五年或许是朱自清最无忧无虑的日子,之后的人生行状和名篇佳作,虽看不出与自己的童年经历有关,但种种品质,却是在潜移默化中形成的。

“白发无情侵老境,青灯有味似儿时”,陆游的一句咏叹,把“有味”定位于童年,但朱自清似乎并不这么认为,“我家跟扬州的关系,大概够得上古人说的‘生于斯,死于斯,歌哭于斯’了。现在亡妻生的四个孩子都已自称为扬州人了;我比起他们更算是在扬州长成的,天然更该算是扬州人了。”朱自清青睐扬州,“屏蔽”东海,或许有他的苦衷,毕竟,东海见证了朱家由盛转衰的历史。往事留影,岁月留痕,我相信在朱自清的记忆里,东海是隐藏在心灵深处的一道坎,他大概没有勇气越过去。

作为出生地,东海定位于故居,而扬州、温州只是朱自清住过的地方,只能定位于旧居或许更为合理。

在东海,还建起了“朱自清文化园”,院内有“朱自清文化展馆”,从一本本朱自清的著作中,我们能找到一条“文脉”,一条贯穿了从东海出发,辗转整个中国、世界的文学之路。这条路上,有秋雨绵绵,悲音飒飒;有荷塘月色,骨肉至亲;也有风骨峭峻。

东海出水晶,而水晶被公认为世界上最纯净的东西。朱自清留下的那些作品,最能打动心灵的恰恰是那些至真至纯的篇章,无论是《背影》还是《荷塘月色》,都有水晶般的质地,这或许就是东海所赋予他的。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