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铺里寻寄奴

20201109期来自:江南时报

□ 王振羽

东晋自偏安以来,时时面临北方威胁。祖逖、庾亮、桓温邓都曾先后北伐,但无一成功。义熙六年(410年)二月,刘裕率军攻入广固,南燕灭亡。慕容超被押送回师,于建康街头斩首示众。至此,他一人已经都督徐州、南徐、豫、南豫、兖、南兖、青、冀、幽、并、司、郢、荆、江、湘、雍、梁、益、宁、交、广、南秦共二十二州。义熙十三年(417年)冬,刘裕率军抵达长安,稍作休整,欲经略关中。此时,传来刘穆之病死的消息。刘裕留其十二岁的儿子刘义真及王修、王镇恶、沈田子等共守长安,自己统军南归。钱穆在《国史大纲》中认为“裕之北伐,在廷之臣,无有为裕腹心者”“要之江南半壁,依然在离心的倾向上进行。诸名族虽饱尝中原流离之苦,还未到反悔觉悟的地步”。江南士族习于偏安,不愿北归,难以与刘裕同心。刘裕提议迁都洛阳,同样遭到反对。长安虽得而复失,但潼关以东收复的部分关中之地和整个河南地区仍然得到刘裕的重兵扼守。经过两次北伐,黄河以南、淮水以北以及汉水上游的大片地区,为刘裕据有。

元熙二年(420年)六月丁卯日(7月10日),刘裕代晋称帝。刘裕代晋,吕思勉有如此评价:宋武代晋,在当日,业已势如振槁,即无关、洛邑之绩,岂虑无成?苟其急于图,篡平司马休之后,迳篡可矣,何必多伐秦一举?武帝之于异己,虽云肆意翦除,亦特其庸中佼佼者耳,反之子必尚多。刘穆之死,后路无所付托,设有窃发,得不更诒大局之忧?欲攘外者必先安内,则武帝之南归,亦不得訾其专为私计心也。义真虽云年少,留西之精兵良将,不为不多。王镇恶之死,在正月十四日,而勃勃之图长安,仍历三时而后克,可见兵力实非不足。长安之陷,其关键,全在王修之死。义真之信谗,庸非始料所及,此尤不容苟责者也。永初三年(422年),刘裕欲出征北魏,但自三月

起开始患病,五月二十一日(6月26日),刘裕在南京西殿崩逝,享年六十岁。

刘裕称帝不过两年,但他掌权日久,勇于任事,对当时积弊已久的政治屡做整顿,是很有作为的政治家,但更是敢于创新的军事家,既能发挥自身优势,又巧妙布阵,弥补了自己的短处,使“却月阵”成为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战术,充分显示了其卓越的军事才能。刘裕吸取早期阵法的不足,大胆地将水军用于阵中,利用水军的优势来克制骑兵,开创了战术史上的新篇章。他采取弧形方式列阵,增加抵抗能力,又将弩、槊有机地结合起来,增强杀伤力。他将多兵种结合起来,协同作战,以水军为后援、以战车列阵御敌、以步兵杀伤敌人、再以骑兵发起追击。他适时选择战机,利用魏军挑衅,做到“临境近敌,务在厉气”,十分巧妙地选择战场,使自己能够安全占据制高点;他利用阵中士卒的心理,将其置之死地,以绝士卒后退之心;他抓住敌人迟疑之机,迅速派兵跟进布阵,利用魏军的人多势众的心理,示弱纵敌,取胜后又及时派兵增援,适时发起追击。刘裕主张把握全局,出奇用诈,避实击虚。他要求在战前对敌情了若指掌,对兵力部署、开战时间必须考虑周全,慎重决策。他重视选择主攻方向,力避腹背受敌;强调多路围攻,反对孤军突进;对强敌来攻,主张先固守养锐,待其粮尽兵疲时伺机袭破之;对溃逃之敌,则穷追不舍,务求全歼。他注重以诈取胜,偃旗息鼓,佯装虚弱;多置旗鼓,张扬兵势;伪传讯息,混淆视听;用降臣劝降,瓦解敌方军心。他善于凭借天时、地利条件施智用计,如乘风纵火,以水灌城,迂回伏击等。刘裕恩威兼施,既注重军纪严明,又较能体恤部众。他主张择才用将,不重资名,只要才堪重用,即使资浅名轻,亦委以重任;他不求全责备,对犯有过失者,避短用长。刘裕的军事思想,在中国军事史上占有一席之地。

臧爱亲是刘裕结发妻子。她的祖父臧汪曾任尚书郎,父亲臧俊是一郡功曹。臧爱亲出嫁之时,刘裕还是京口一介布衣平民,不但穷苦潦倒,而且好斗性猛,令乡人侧目。 婚后不久,臧爱亲生下一女,名唤刘兴弟,此后无子。但没有子嗣,并不曾影响刘裕对结发妻子的情意,而臧爱亲面对奢华所表现出来的节操,也深得刘裕敬重。义熙四年(408年)正月,臧爱亲病逝于东城,今安徽定远东南,时年四十八岁。刘裕对患难发妻的早逝非常痛心。他称帝之后,追封已经辞世十二年的臧爱亲为“敬皇后”,至其死,不曾设立

刘裕字德舆,祖籍彭城郡彭城县绥舆里,公元363年出生于晋陵郡丹徒县京口里。刘裕是汉高祖刘邦之弟、楚元王刘交的二十二世孙,与刘向、刘歆同属一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