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盲》:绝望中的希望

20200413期来自:江南时报

三九的心香

看场戏

《群盲》作为梅特林克的早期作品,充满了悲观主义的色彩。作为一部象征主义的戏剧作品,文中充满了不确定的符号化表达,每个读者都可以从这些细节中体会到属于自己的感受。作品讲述了十二个盲人被神父带入莽莽森林中,在神父去世后,盲人们对于死亡和生存、光明和黑暗、希望和绝望产生了猜疑和讨论。戏剧是动作的艺术,而梅特林克放弃对人物动作的深入描写,着重表现“情境中的人的生命的动态过程”。我通过分析作者的写作方式来探索如何在没有宏大的情节转折的情况下,在精炼的篇幅中借用盲人的“视角”,深刻地表现平凡生命的命运和生存问题,并谈谈对于《群盲》这部作品中所蕴含的绝望中的希望的理解。

作者选择借助环境体现人物的情感:“代表丧礼、哀悼的树木,譬如水杉、柳树、柏树,庇荫着这群安静的人。”一开头作者对树木的描写,飘荡零落的柳条、高耸直挺的水杉、苍郁庄严的柏树,使这些树木拟人化了起来。盲人通过听力和微弱的对光的感知,树叶簌簌盘旋,海浪潮涨潮落,雪花片片飘零,环境的变化影响着盲人情感的变化。环境在此时不单是单纯气氛的烘托,而是代替了事件和动作去带动情节的发展。

在通过环境表达人物情感的同时,作品借助人物的内心描写表现人物之间的关系:一开场,神父作静止状倚靠在树下,作者没有对神父的状态进行解释,随着第一个盲人打破了沉寂,读者对神父的好奇进而则转嫁到盲人的身份和剧情去向上,同时也淡化了神父的普通人形象,使他更像是一种信仰的化身。正是神父的死亡打破了这群盲人之间看似稳定平静的结构,有的人“撞到落木和岩石”,有的人在祈祷,有的人在拼命地想要确定自己的位置,知晓周围的环境。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饥饿、寒冷和恐惧交替翻涌地袭来,每个人的心态都在发生着变化。作者通过对话来描写此时他们对外界的感知。这些不同的感受也侧面表现了他们每个人的性格以及对待这个未知世界的看法。

盲人们最后在自欺欺人的希冀中流露出更深的绝望,内心的戏剧冲突富有力量地传递给观众。盲人相互之间的不信任和实际支离破碎但表面平和的关系也只能导致他们的命运走向悲剧性质的不确定。盲人们看似紧密地生活在一起,但显然他们之间在之前并不交流,沉默是他们的主旋律,仅有的好奇放在年轻女人姣好的容貌上,尽管他们看不见。他们之间进行着无意义的交流来试图掩盖沉默和尴尬,在绝境时分享一点关于故乡和回忆的碎片,不知道是人性中的温暖还是人类惺惺作态的关照的表象。这种平淡的关系的处理成了现代社会人与人之间关系的某种形态的映射。

对于盲人,观众是俯视的视角,这十二个人互为盲人却都无法感同身受,但人类则通常预设自己是健全的,对悲剧性质的事物常发出“高高在上”的同情信号的同时,在内心深处小小的庆幸。而当我们被设置了更高的视角之后,是否也被带入了这个圈套中?

“你要看得见,才能爱。”

“人要看得见,才会哭。”

悲剧色彩是整部作品的基调,但我也从中看到了希望和未来。正如上面这两句话所表达的,也许“神”的失落对人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盲人失去了神父的带领,在这个至暗时刻,却激发出了他们对于周围世界的探索和求知欲。恐惧也好,疯狂也好,深埋在内心的感受在此时迸发了出来,感受使我们完整。

旧神已经撒手人寰,新的神是谁,会不会踏过海面而来,人类还在孤岛上。老人失去了眼睛,看不见光,昼夜是混沌。新生儿在啼哭,是更深的恐惧还是救赎,都需要去用自己可能笨拙的方法,有限的感官,微弱的力量去感受。触摸到的每一块土地,都是新的轮廓。

……

王尔德所说艺术就是暗示,因为人本身就是暗示。在《群盲》这部作品里面完全体现了出来。作品用一种完全未知的情境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正确的答案,因为我们永远看不到这个世界究竟是何模样,我们学会在终有一死的绝望中充满希望地向往着灯塔。

来到这部戏剧中最后的一幕,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如惊雷撕破黑幕,老盲人是即将逝去的已知的历史,新的希望早已开始孕育。十二个不同的人围绕在像神一般的神父身边,神父已死,婴儿在孕育一种未知的变故。十二人中对世界感兴趣却无法找到方向的人,渴望一切但又对一切无知的人,海风都吹得小心翼翼的时刻,却强烈地想要占有话语权的人,此时徒有一地慌张。投射到现代社会中形形色色的行人,无论生产力进步到了何种状态,我们却都是这十二个人无知的模样。而这也可能是梅特林克一直以来的观点:戏剧是人和宇宙的终极的永恒的对抗。

人类唯一的智慧,就是认识自己的无知。就像这一群盲人一会走一会停,偶尔吵吵嘴,偶尔互相关怀,偶尔各走各的路,偶尔又共同向着日光,奔着海浪追寻朝圣,却不知日光早已在头顶照了几万年,却不知海浪早已在耳边拍打了几个世纪。

喜欢

在它的暗香里放下锯子放下虚妄,放下锋芒

放下疼痛,放下忧伤放下灵魂深处

被污染的恐慌……

飞鹰我爱恋的广播台

呼唤爱人归来鹦鹉重复的情话

帮我把爱告白天下月光没有回话

没有探测到情人的讯号我在寒夜的风中

思念一团温暖的火花好奇的鹦鹉

走进了梦中的春光那道祥云

落在了含苞的枝头那条山泉

轻吻了害羞的脸庞三九严寒

怎么能冰封思念的暖洋那条条霜花

这不过是拦路的碎砖碎瓦我滚烫的热血

轻易地就将它拿下真情的火焰

击退冰雪

喜欢石榴体无完肤的爆裂把中秋酸甜成一粒粒乡愁的玛瑙

喜欢松鼠落草为寇把月光磨成一把弯腰的镰刀

喜欢篱笆墙上秋风与露珠一拍即合将螳螂娴熟的内功推送江湖头条

喜欢青蒜抱团取暖

腾出内心的空白和一碗豆腐相伴到老

放下

我对梅花的暗香心悦诚服

并在它蜡黄的火苗里发现风骨发现了早春隐喻的指令

因此我猜想一定会有人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