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应物兄》比作“新《围城》”李洱不高兴

20191130期来自:大河报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文图

近年来,国内很少有一部长篇小说的诞生,像《应物兄》这样掀起如此广泛的讨论。

问世一年来,得奖不断,从横扫各类文学期刊的年度奖项,到最终问鼎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有赞誉称,这部作品标志着一代作家知识主体与技术手段的超越。同时,也不乏“繁富的知识堆砌”“太难读”等各种争议声音的出现。

11月24日,茅盾文学奖新晋得主李洱携《应物兄》回到家乡河南,在郑州与读者见面,并接受大河报 大河客户端记者采访。一家人不见外。家乡媒体的提问很直接,甚至有些“刁钻”,李洱都一一坦诚回答。

从2005年开始动笔,李洱写了13年,电脑用坏了3台,一度达到200多万字,通过不断推翻、改写,以近90万字的面貌呈现在读者面前。他在后记中说:“十三年过去了。我想,我尽了力。”

“十三年磨一剑”的创作,似乎成了《应物兄》身上的标签。李洱坦言:“后记中的话,没想到会成为卖点,当时只是写了一个创作经过,并没有拿13这个数字说明问题,但确实写了这么多年。13年写一本书可见作者之笨,也说明是一个认真的作家。”

从30多岁写到50岁,李洱从踌躇满志的壮年,变成了两鬓斑白的半百之人。在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后,李洱说,这是评委们对《应物兄》的现实品格表示的鼓励,对艰苦的文学探索表达的信心。

小说故事的发生地“济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济源+郑州”。这样的猜测,李洱并不否认,他出生于济源,大学毕业后在郑州师范学院教过书,在河南省文联工作过,“中原文化与我是胎盘脐带的哺育联系”。

在李洱看来,语言是河南作家的独特优势,“这种雅俗共赏的语言,也影响了这部小说的语言,即便我看上去是用知识分子来写小说,但依然能感受到河南的体温”。

最近十多年,李洱常居北京。离开家乡后,他早年的生活记忆不断被重新擦亮,越来越栩栩如生,纷至沓来。“离开之后写小说则是用故乡风物填充了小说的很多空间。就像人长大后,到了异乡后和故乡的关系反而越来越近了。”

在这部卷帙浩繁的《应物兄》里,李洱以儒学院的具体筹建人、儒学大师程世济归国联系人应物兄为主角,串联起30多年来知识分子群体的生活经历,借鉴经史子集的叙述方式,记述了形形色色的当代人,尤其是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言谈和举止。

也正因写到了知识分子,一些评论家和读者常把《应物兄》和《围城》比较,还出现了“新《围城》”的说法。对此,李洱不以为然,他坦率地说:“我说一句有点狂妄的话,把这部小说比作《围城》,钱钟书会不高兴,李洱更不高兴。”

《应物兄》

作者:李洱出版:人民文学出版社

李洱借鉴经史子集的叙

述方式,记叙了形形色色的当

代人,尤其是知识者的言谈和举止。所有人的命运都围绕着主人公应物兄的生活而呈现。应

物兄身上也由此积

聚了那么多的灰尘

和光芒,那么多

的失败和希望。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