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恤衫。……

20190824期来自:大河报

>>行走的自媒体

T恤衫。“我想,看过《追风筝的人》的读者,肯定想有这件T恤吧。因为你在阅读的时候可能培养出了对内容、对作者、对这五个字的一种情感。”

接受采访时,王小峰身穿一件灰色T恤,胸前的图案是“希区柯克与愤怒的小鸟”。

希区柯克是悬疑电影大师,许多人对他执导的经典电影《群鸟》中那些疯狂的鸟印象深刻,而愤怒的小鸟则是风靡全球的一款手机游戏。这两种元素放在一起,碰撞出独特的创意效果,同时也折射出人与鸟的微妙关系。“鸟类与人类的生活在一个区域,如果有一天地球上没有鸟了,估计也不会有人了,要不怎么说‘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呢。”

不要以为T恤都要有表达,有时空白本身也是一种表达。设计师樊响喜欢穿纯色的T恤,不喜欢重复的他,过去看到喜欢的T恤图案也会买来穿在身上,但往往没过几天就失去了新鲜感,“只要有设计有图案就会过时,那我就穿永不过时的纯色吧”。

在做T恤之前,王小峰的身份是《三联生活周刊》的主笔,投笔从“绒”卖T恤,他却称是换了个方式做媒体。

“把想要表达的内容通过图案、文字等形式印在T恤上。这不就是媒体吗?”他说。

每年年初,他会把一年中的特别纪念日查一遍,这种方式和过去在媒体开选题会很像,他还会为了一个T恤图案创意查找数万字的资料,工作量甚至超过了在三联准备一次封面故事。

采访时是8月中旬,他便想到了一个纪念音乐节的T恤创意。1969年8月15日,摇滚史上最伟大的音乐节伍德斯托克音乐节,在美国纽约州北部城镇伍德斯托克附近举行,音乐节持续了3天,超过40万观众参与,影响深远。

T恤曾被誉为行走的广告牌,而创意T恤更像是移动的自媒体。一次,穿着“不许联想”T恤的歌手老狼就给王小峰打了个电话:“你这T恤太牛了,在国外走在路上大家都看我。”

设计师不二飞参与过一个“TALKTEE”系列的设计,意在回归T恤本身“表达”的含义。10组T恤,10位设计师的创作小故事,以及10篇略不正经的科普小知识,“这一定不是世界上最美的T恤,但它是我们想要讲给你听的故事和方式”。

不二飞设计的一款T恤主题是计算机二进制,灰色T恤胸前印了一串二进制符号“1001110011111101101011100110101”。对应的文章“二进制是什么鬼东西”,通过有趣的文字科普了二进制,并在最后揭晓了这串字符的含义——竟然是一个手机号。

当走在街头或者参加聚会时,有人问你:“你好,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你手机号是多少?”这时,你不慌不忙地指一指胸前的二进制符号,答“我的手机是……”是不是会很酷?

除了小幽默之外,还可以通过T恤来表达自己的生活态度。前些年雾霾严重时,不二飞的朋友设计了一款T恤图案是一只“戴口罩的恐龙”,“我们都知道恐龙灭绝是因为气候变化,用恐龙来暗讽雾霾,即使恐龙复活也不一定逃得过雾霾”,表达对环保的关注。

闲聊正酣,有人提起了“@二七 郑州2015布艺设计邀请展”,樊响曾作为联合策展人之一筹备,当时邀请了70多位设计师,以二七纪念塔为主题,把100余件设计作品完整呈现在帆布包上。一些对这次创意展念念不忘的观众提出,如果将载体变成T恤是否会不一样?观展人挑选自己中意的T恤,穿在身上走在城市的角角落落,一定是动人的风景线。

在瑞光创意工厂的野狗商店里,“小K无穷”的《寻人启事》插画作品展正在进行中。画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是画家生活中遇到的真实人物,哪怕只是一面之缘,都通过黑白画的方式画下来。配合展览的还有印有画作的T恤,喜欢画作的观众可以买去,融入日常生活。

樊响的工作室里,随处可见巩义石窟寺的飞天、少林寺初祖庵妙音鸟等珍贵文物拓片制作的布艺,为何不将这些元素设计成T恤?

“T恤图案必须将传统与潮流结合,许多文物元素不适合简单地拿来翻印,T恤是衣服,还是要能穿在身上,一些文物符号太沉重了,很难穿出来。”樊响对着一幅三条游鱼雕刻的拓片说,如果制作T恤,最好将色彩重新调配,元素有所取舍。

那款“希区柯克与愤怒的小鸟”T恤,王小峰提议大河报 大河客户端记者触摸一下感受材质,印有图案的地方与纯色布料的手感果然并无二样。

“这是拔印技术,它是把染上去的颜色去掉之后变成棉纱的颜色,在这个基础上印图案的颜色,印完之后颜料就像水一样,干了之后图案是摸不出来的。这种印刷工艺对纺织布的要求是必须得百分之百纯棉,你有一根化纤它都不行。”他这样的一番专业解释,将T恤从文化属性拉回到了服饰本真。

既然是衣服,就涉及材质和工艺。T恤的材质就有纯棉、化纤、防污面料等,运动员穿的速干衣多是化纤,薄且不沾水,不过追求舒适性的人会选择纯棉。而印花工艺有丝网印刷、胶印、热转印、拔印等,常见的普通T恤采用的是胶印,在印花部位有一层膜感,穿在身上不透气。

热闹的T恤文化,还有一个不容回避的话题,那就是印有活动标识的团队T恤,难逃一次性T恤的命运。王小峰一次参加活动,将发的T恤拿回家,“那个料子特别差,拿手一撕就刺啦一声。这种T恤就是一次性的,对活动主办者来说,这块是没必要投入成本的,但确实产生了浪费,就像鸡肋一样。”

那是否有了好的创意,就可以减少一次性T恤造成的浪费?对此,不二飞并不乐观,他接到过一些T恤订单,“对方在下订单的时候就知道不会穿第二次,所以就考虑成本,不可能在创意上付出。而当好的创意遇到差的衣服料子,也很难长久去穿”。

除了质量欠缺,那些活动T恤不便继续穿的主要原因是突出的活动标识,这种信息一旦脱离了活动环境,总和日常生活格格不入。有人提议,可否让标识小一些?

樊响的经验是,对客户来说这不现实,“每次接单,我都主动沟通LOGO能不能小一点,但对方总是不理解,希望尽量突出。其实辩证地来看,小也是一种突出,可对方不容易接受。”

当然,团队T恤也有服饰与文化完美融合的。樊响曾受邀为一家书店设计讲座嘉宾的活动T恤,当这位嘉宾看到工作人员身

>>一次性T恤的烦恼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