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兴奋剂风波到底怎么回事

反兴奋剂风暴中

20191210期来自:生活日报

延伸

2017年12月6日,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经过讨论,接受了由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担任负责人的委员会做出的《施密德报告》,该报告证实俄罗斯在索契冬奥会期间存在系统性操纵反兴奋剂系统的情况。

对于《施密德报告》,中国冬奥首金获得者杨杨17个月前被提名进入俄罗斯兴奋剂事件纪律委员会。杨杨在朋友圈写道:“过去17个月,在瑞士原联邦主席施密德的带领下,五个委员调查、取证、讨论、辩论,在前天最后一次会议结束以后,向国际奥委会提交了调查报告。”

而《施密德报告》之前,2016年7月和12月,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公布了直指俄罗斯体坛“系统性”使用禁药的《麦克拉伦报告》。这个由该机构独立委员会成员、加拿大律师理查德·麦克拉伦所完成的“独立调查报告”称,俄罗斯体育部门操纵了2014索契冬奥会及其他在俄罗斯举行的大赛尿检,并建议国际奥委会考虑禁止俄罗斯参加里约奥运会。

据《今日美国》当时报道,报告涉及的大赛包括2012年伦敦奥运会、2013年大运会和莫斯科田径世锦赛,以及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报告还显示俄罗斯选手的尿样存在DNA信息不吻合或者DNA混合来自不同队员的情况。

据英国BBC报道,俄罗斯官方在改组反兴奋剂机构的同时,也成立了专门的调查部门。调查部门公布的一项结果显示,索契冬奥会兴奋剂事件的“告密者”——— 前俄罗斯反兴奋剂实验室负责人罗琴科夫曾通过私人途径向运动员提供兴奋剂,他的举报实际是为了掩盖自己才是“兴奋剂元凶”的真相。

同时俄罗斯官方也再次强调,“罗琴柯夫摧毁了运动员的样本,然后指责俄罗斯实施国家兴奋剂计划。”

引起轰动的《麦克拉伦调查》事实上脱胎于2016年5月《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当时《纽约时报》采访了罗琴科夫,罗琴科夫讲述了索契冬奥会期间俄罗斯方面如何有组织使用兴奋剂规避检查:兴奋剂检测中心的124房间用来放置兴奋剂尿样,得到指令后,罗琴科夫和同事们在黑暗中点亮一盏孤灯,找出需要替换的尿样,挪至墙边,低身打开墙上的一个塑料盖子,将尿样送至隔壁125房间。随即,尿样被转移至旁边大楼内,俄罗斯特工部门要打开尿样瓶的机关锁。锁住尿样瓶的装置由瑞士公司研发,一般人除非破坏瓶体,否则无计可施。

罗琴科夫曾表示,为运动员提供兴奋剂是他工作的一部分,如果他没有参加,国家将停止向他的实验室提供资助。

在报道发出后,俄罗斯官方反驳了罗琴科夫的指控,称“被歹徒诽谤”。

俄罗斯总统普京曾在2016年接受《莫斯科日报》采访时表示,罗琴科夫的行为是“一个声名狼藉的人对体育的干预”,并称重蹈“政治干预体育”的覆辙非常危险。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