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爽直率的黄毅芬

20201108期来自:福建日报

开朗的毅芬绝对是个当家的女人。先金和松妹打趣说:你是县城人,我们是山里来的人,不一样。没承想,一开口,这个朋口媳妇就潸然泪下:一样的!为脱贫,为养家,她们吃过的苦我也吃过,生活中,“跌停”的事也经历过。

二十多年前,敢打敢拼的毅芬承包了一个小土矿,自己当起了矿长,没想到刚开工就发生了一起矿难。人命关天啊!可想而知当时毅芬身上的麻烦和内心的崩溃……

毅芬把不到十岁的女儿寄养在大姑子家,把七岁的儿子托付给自家堂姐,这个每天汗一身泥一身的女汉子,吃住都在山上。晚上,寂寞的毅芬常常到山脚下的兰花圃去喝茶。兰花圃的主人叫杨先金,听张松妹说过:“杨大姐种兰花可有钱赚了,来店里买衣服从不讲价,我说多少她就给多少。”

毅芬不信。后来,她在花圃看到了:一盆兰花能卖三五百元甚至更高!“天哪!我一吨矿才卖一百元,还得提心吊胆,累死累活!我不干了!我也要去种兰花!”

但是,毅芬入行不逢时,她开始养兰不久,高企多年的兰价跌下神坛,成千上万元一株的兰花,跌到几十几百元。种兰不仅赚不到钱,还亏本。

不甘心的毅芬,就另谋出路,做香料,售红酒,卖保险……

毅芬说,辛苦奔波转了一圈,还是回来认认真真、安安心心种兰花。用她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