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谷幽兰香自远

20201108期来自:福建日报

“我所有的努力都始于当初那颗急切想脱贫的心。”

— —

“守在家里就能赚钱,何必离乡别亲去外地打工呢?”

托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她们,希望大家都能走上养兰脱贫致富的道路。

她热心参与兰花协会的事务,联络协调,交流探讨,筹办活动。当一场大洪水无情地卷走了她价值上千万元的兰花时,她首先想到的却是他人,尽可能帮助同样受灾的兰友们,一起开展生产自救,再次奋起。

她把大学毕业已在厦门工作的儿子叫回家乡,成立“圣兰花卉合作社”,热情地为兰农们做着服务工作。

……

她将兰视为自己的娇女,悉心养育,呵护备至,难舍难分送出阁,牵肠挂肚再三叮咛。在杨先金充满诗情画意的“朋兴兰圃”里,听她轻声细语地说兰,惊诧于一个未曾进过校门的农妇,竟有如此精深的兰艺;跟着她走进一家又一家兰圃,听她跟兰友们推心置腹地交谈,我们感受到了一颗兰花般温暖馨香的心。

— —

打不倒压不垮的张松妹

同样从大山里走出来的张松妹,也是一路坎坷,屡遭磨难:前夫背叛、投资失败、儿子叛逆、重病、车祸、洪灾。桩桩件件,要么让她如雷轰顶,要么令她一无所有。但是,劫难并没有把这个坚强的女人打垮。

因为,还有兰。

20世纪90年代初,松妹在镇上开了家服装店,一干多年。后来,镇里的服装店越开越多,生意不好做,她就创办了以制作香芯为主的竹艺加工厂,每年有三五万元的盈利。

2005年,她看准了兰花产业的发展前景,关闭了竹艺厂,拿出多年的积蓄,在镇里的支持下贷款10万元,搭建兰苑,收购种苗,全身心地投入到兰花种植中。

但是,刚开始,没有掌握好兰花大棚的温度、湿度,花费心血培育的兰花陆续病死,损失惨重。心急如焚的她到处求师问道。报名参加了由政府和兰花协会组织的兰花培训班,还买了不少书自学花卉栽培技术,并向杨先金等先行者学习。在当地政府和兰花协会的带领下,她到北京、上海、武汉、深圳等地参加兰花展、花博会,开阔眼界,请教专家。

终于,她培育的“松子”“金荷”“玉女素”获奖了!

可还没高兴多久,她就被查出患上了脊髓炎,治病花去十几万元。那年,走在去北京求医的路上,她心灰意冷。紧接着,投资理财的一大笔资金又打了水漂,恍恍惚惚的她,遭遇严重车祸,左腿截肢。接连的不幸,使她欠下了几十万元债务。

正当她走投无路之际,援手及时伸来:当地工会、妇联、人社部门……

有人送来慰问金,有人帮她申办了贴息贷款,有人指导她自制兰肥,节省开支……

装好假肢的她,又一头扎进了兰苑。

次年,她的兰花种植纯利润30多万元,成为响当当的致富能手。

接着,她扩大种兰规模,投入数十万元,建成1000多平方米的智能温控大棚,种植兰花5万多株。踌躇满志的张松妹,怎么也想不到,2015年夏天那场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冲毁了她的智能温控大棚,冲走了她的全部兰花……“这一次,又是在政府的帮助下,向银行贷款50万元,重建大棚、种植新兰,仅用了短短两个多月的时间,温控大棚内就恢复了生机。还成了‘福建省重点巾帼示范基地’。”张松妹开心地笑了。

“我所有的努力都始于当初那颗急切想要脱贫的心,当我克服种种困难摘下贫困帽子时,我应该帮着那些跟我一样陷于穷困的人,一起有尊严地脱贫。”松妹这样说,也这样做了。

早在2013年,张松妹就邀请了106个村民成立了“连城县绿金花卉种植专业合作社”,通过“合作社+农户”运作模式,为农户拓宽资金渠道,进行技术指导,提供销售信息,带动村民和周边的农民种植发展。2017年,该社获评“市级示范农民专业合作社”。

莒溪镇詹坑村妇女刘清招,靠种水稻为生,生活拮据,10年前,她找松妹说,想要种兰花。张松妹二话不说,为她免费提供兰花种苗和技术,并介绍兰花销售商给她。当年,刘清招种植了3亩多兰花,销售纯收入10多万元。

采访中,张松妹数度哽咽,但泪水却冲淡不了她脸上发自内心的喜悦,那两颗深深的酒窝,盛满了甜甜的欢笑。

把倔强装进行囊,以一粒微尘的模样,

在历史的缝隙中蛰伏,如果黑夜也需要眼睛,

就用隐忍点亮光明。我清醒着,只为爱恋你,

用一棵树的高度,

枝丫朝着天空,根系深埋大地,如果风来过,如果雨来过,

你听见歌谣的清唱了吗?

似梦中的呓语,似古老的诉说,是泥土地上开出的那一朵小花,朴实又绚烂,热烈又深沉,

奔放又内敛,热闹又孤独。蹚着历史的血脉,

我从记忆的深处穿越而来,我不怕千山万水的磨砺,

不怕时光布满皱纹的忧伤,我只怕当我披荆斩棘地抵达,

路的尽头,光景依旧,人事皆非。

故 事

是在一个暖意微醺的午后,有风从屋子穿过,吹动了薄薄的白纱窗,吹动了摇摆的发梢,

阳光正好,回忆与花朵,一起活了过来。

枕着老旧的时光,抖落岁月的尘烟,抚摸发黄的记忆,往事猝不及防,循着时间的脉络,

惊醒了那声遥远的叹息。思绪逆流而上,

有青灰的瓦,粉白的墙,树影摇曳婆娑,

湖水泛着微微的光芒,头顶是柔软的月的白光,

你的微笑闪闪发亮,是不可磨灭的印记吗?

在此后经年的岁月里,回忆都写满了淡淡的忧伤,

教人不曾遗忘。教人不曾遗忘,

回忆都写满了淡淡的忧伤,

故事那么简短,遗憾却那么绵长,光影重重叠叠,可是,我已经分不清,让我怀念的,到底是那时的月光,还是你青春的模样?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