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城朋口访兰记

20201108期来自:福建日报

愈挫愈勇的客家硬汉

□黄 燕 黄征辉

的话来说就是:“吃兰花饭,清香妥帖!”

在她的花卉公司,毅芬乐呵呵地带我们看她的兰:“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当然想听啦!省三八红旗手、省科普带头人、县十佳女能人的获得者,故事哪能不精彩!

只是,在这里,我们不忍再去叙述她的贫穷、苦难、艰辛和坎坷,就想听听她爽利的言语、爽朗的笑声,还有,她和她那些姐妹、那些乡亲肩依着肩、手搭着手,苦尽甘来的脱贫欢歌……

采访中,我们听到这样一个故事:话说有位叫张金娥的兰女,多年来与丈夫一起侍弄着一座兰花圃,辛勤劳作,告别了贫困。夫妻俩抚养两个儿子,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读书时就喜欢涂涂画画的金娥,天天看着清幽摇曳的兰花,心里涌动着诗情画意,她拿起了画笔,画眼前的兰花,画不远处的青山丽水,越画越有劲头。前些年,金娥跟丈夫说,她想去美术院校进修研习。丈夫支持她,到北京画院进修了两个学期,还参加了东北师大美术系四年的函授学习。而今,金娥笔下的兰,已是今非昔比,那简洁素朴、境界清淳、初显自家风格的画作,受到人们的真心喜欢。养兰之家,成了艺术之家。

诗曰:唯幽兰之芳草,禀天地之纯精。抱青紫之奇色,拒龙虎之嘉名。不起林而独秀,必固本而丛生……如今,养兰、售兰的兰女们,爱兰、赏兰,融入了幸福的新时代。

在朋口镇“与兰共舞”的人群中,他无疑是这一方兰界的“龙头老大”。有人说,他这些年坎坎坷坷,愈挫愈勇,是个典型的客家硬汉。人们心里有一个共识:没有饶春荣当年为寻求摆脱贫穷的路子冲出深山,闯出一方天地,就没有今日朋口的“兰花王国”。

他,就是杨先金们嘴里常常蹦出来的“大哥”“叔叔”“老总”,被埃菲勒斯世界之最国际评审机构授予“世界兰花培育之星”荣誉称号的饶春荣。

2015年7月22日。

那一天,早上还是平平常常的。上午9时许,饶春荣坐在宽敞明亮的会客厅里,与来访的客人边品茗边聊着公司的发展。大雨下个不停。不一会,透过宽大的落地窗,眼见兰花基地边上那条河流浊浪滔天,河水一点点漫上来,饶春荣内心漫过一丝不祥的预感,开始有了焦虑。

雨暴烈地下着,愈来愈猛。突然间,电闪雷鸣,天地之间陷入黑暗。

停电了。就在短暂的瞬间,一切陷入混乱,一切处于瘫痪。很快,他甚至只能眼睁睁看着控制大棚的亲人被洪水卷走。

顷刻间,几千万株的缤纷清兰,香消玉殒,数十年的心血,被滔天洪水席卷而去,损失达6亿元。

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此刻,饶春荣这个客家汉子,也不禁泪如雨下……

但是,饶春荣是个不会在挫折面前低头屈服的客家汉子,在经历锥心蚀骨之痛后,很快调整心态。他说,就当经历了一场噩梦,一切可以从头再来!

“老天不帮政府帮”,政府很快支持了3000万元的贷款基金。当时的省领导来到兰花公司看望慰问饶春荣,紧紧握着他的手,称赞他的坚强。

饶春荣说,他的心境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因为,不断地有来自上层的关怀,有来自政府各方面的扶持,还有源源不断地去而复返的员工……“我一定要东山再起!当初自己一无所有都可以打出一片江山,更何况现在,人在,品牌在,核心技术在。我要加快重建脚步,相信可以发展得比原来更好。”

1978年,18岁的饶春荣,风华正茂,高中毕业回到家乡朋口镇桂花村。摆在面前有两条路。一条如父亲所愿去当一名乡村教师,另一条路,充满未知与挑战。饶春荣选择了后一条路——去山里收购山货,然后卖到镇上,从中赚取差价,有时也到山上采割松脂。如此下来,一年能挣上几千元,收入不菲。与此同时,他还和同村的几个小伙伴合办起一个苗圃。

到了1984年,饶春荣靠卖山货和树苗,成为远近闻名的“万元户”。在一张发黄的照片上,饶春荣站在苗圃里,摆一个当年流行的酷酷的姿势,神采飞扬,踌躇满志。

当时交通不便,苗木的销售不是很理想。饶春荣琢磨了很久,终于把目光锁定在从小就熟悉的兰花上。

梅花山里有许多野生兰花,朋口镇上,几乎家家户户都养兰花。

他们处理掉苗圃,开始大量收购兰花。饶春荣拿出全部积蓄,收购了几千盆兰花,在自己门前承包了几亩山地,搭起两个大棚,开始培育兰花。

村里人不解,认为这几个年轻人不务正业。连牛都不吃的草值这么多钱?疯了吧。

饶春荣却有自己的坚持。他在《每周文摘》上登了一则卖花广告,想通过邮局,将兰花卖到全国各地。果真,广告打开了他事业的局面。很快,他收到了几十封信,还有人亲自从厦门、广东跑来桂花村看他的兰园。

他每天都要向全国邮寄许多兰花苗,辛苦并快乐着。

然而,1991年冬天,一场罕见的大雪,将饶春荣简易大棚里的兰花毁于一旦。看着被大雪压垮的大棚,看着辛辛苦苦培育出来的几万盆兰花被冻死,饶春荣的心情低落到极点。

大雪过后没几天,饶春荣就开始筹建新的基地和大棚。他拿出全部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几十万元,将兰花基地搬出桂花村,搬到朋口镇上。不到半年时间,他的兰花基地又恢复了生气,发展得比原先更好。

在扩大基地规模的过程中,饶春荣深感自己的专业知识已经无法跟上发展的步伐,他一边自学兰花的栽培知识,一边还邀请中国农业大学的花卉专家前来指导。

为了扩大眼界,他还不断出去交流学习。

1994年,饶春荣到韩国参加一个花卉博览会。韩国之行让他受益匪浅。看到人家先进的钢架大棚,而自己还是原始的竹木结构,深感自己与别人的差距。从韩国回来后,他重新设计大棚,每个大棚都装配上最先进的设备。同时在专业人才的引进上,饶春荣也下了不少功夫,每年他都要到各地的农学院招收花卉专业的毕业生。

到了1999年,他的兰花基地已经有十几个大棚、几十万盆兰花了。就在那一年,饶春荣带着自己培育的一盆兰花,参加在云南昆明举办的世博会,那次经历让他在中国兰花界名声大振。那盆兰花叫“鱼魫大贡”,中国国兰的第一本书《金漳兰谱》有记载。

连城人喜欢养兰花,许多人也靠养兰花来增加收入。饶春荣培育出大量高品质兰花的事迹传开来,县里及市里很快做出决定,扶持兰花产业,以龙头企业带动农户,加快产业化发展。

2000年,连城兰花有限公司成立,2011年整体变更为福建连城兰花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5亿元人民币,饶春荣任董事长。

公司秉承“追求卓越、持续创新、客户至上”的经营理念,以“引领国兰文化、推动行业发展”为使命,致力于向世界传播国香神韵、让国兰走进千家万户,打造世界一流的花卉企业,成为国兰产业化的推动者、领导者和整合者。

从2000年开始,饶春荣的事业不断发展壮大,建成了中国最大的兰花培育基地,在利用传统技术培育兰花的同时,饶春荣还引进先进的生物技术,聘请福建农科院的技术专家,在基地建了一个组培工作室,利用生物技术选育优质兰花。

在实现梦想的同时,饶春荣没忘记家乡的父老乡亲,没有忘记领导的殷殷嘱咐。2006年,他成立了连城县朋口镇兰花协会,采取农民培育兰花、协会统一销售的方式,鼓励周边的农民种植兰花,还把自己多年的经验免费传授给花农……

饶春荣说,当年养兰花是求生存,并没有想到一旦踏上了,会走得那么坎坷,走得那么远。

饶春荣不会忘记,首任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项南那年回到故乡朋口,在他搭建在当地供销社四楼平台的兰棚里对他和县、镇领导说:“兰花是很好的东西,值得大力发展。”项南说,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扶贫项目,他要求当地政府要很好地扶持花农种植发展,并鼓励饶春荣要将这块产业“蛋糕”做好做大,带动更多的乡亲脱贫致富。

他们做到了——

而今,连城兰花股份有限公司拥有花卉基地3400多亩,品种1100多个约470万株,是集生产、培育、营销、研发、服务于一体的综合型花木行业龙头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公司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加快推动扶贫攻坚奔小康步伐,发展现代农业推进农村新一轮发展”的要求,积极响应国家“精准扶贫”政策的号召,“公司+基地+合作社+农户”的产业模式,由朋口镇政府组织协调,以公司为平台,与择优上岗的贫困户签订用工协议,定期对贫困户进行技术指导培训,采取集中培训与个别指导相结合,以保证兰花种植的效益,公司帮扶带动建档立卡贫困户359户1101人,人均年增收5000元。近年,在公司的带动下,连城县有农民合作社20多个及42000多户农户加大兰花种植投入,2019年全县兰花产业链产值超13亿元。

我们徜徉在兰花基地、兰花博览园、兰花一条街,浸淫馨馨兰香。朋口镇领导高兴地介绍,全镇560户贫困户已全部实现脱贫!其中大部分家庭摘去贫困帽子,就是倚仗了兰花种植这个扶贫产业。

接下来,镇里正计划帮助培训100名主播,鼎力支持花农们的“网播”,发展电商销售,让兰花“香远益清,芬芳万里”。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