褪去光环风光不再

20180607期来自:福建日报

好行情并未持续太久。

1997年,钟平泉险些关停了自家茶厂,并将5亩自有茶园改种龙眼树与荔枝树。“当时,每公斤春茶茶青收购价约0.4元,还不够支付采茶人工费用。”钟平泉说,这一年汀洋村的茶农从100多户锐减至10多户,砍茶树改种果树成为村里的新潮流。当时,荔枝每公斤收购价超过10元。

“如今在漳州市区的茶叶批发市场,甚至找不到一家经营八仙茶的商户。八仙茶50%在本地销售,50%以毛茶销往广东做大路货。”钟泉平还记得,几年前考察市场时,询问茶叶经销者是否听说过八仙茶,对方回复“是用来泡脚的吗?”,这让他感到心痛。

八仙茶市场走下坡路的同时,安溪铁观音正在崛起。“当时,从台湾引进的制茶工艺开始流行,清香型铁观音逐渐成为消费主流。八仙茶天然略带苦涩,若泡茶方法不当,浸泡时间过长,苦味更浓,难以迎合新的消费偏好。”诏安县茶叶协会会长胡伟义说。

而在漳州茶厂副厂长林瑞祥看来,八仙茶产业日渐式微,更多源自内因。“早期有利可图,有些农民甚至在不适宜种茶的田地都栽上了八仙茶,甚至农药催芽,白洋乡的茶园一度发展到8000亩之多。”林瑞祥说,由于片面追求规模效应,茶叶品质急转直下。

对此,30岁的诏安人钟林波感同身受。几年前,怀揣着再造乡土的愿景,钟林波从厦门回到诏安老家创业。在考察本土八仙茶采制工艺时,他发现生产流程标准面临失范。“八仙茶适制乌龙茶,采制加工以闽南乌龙茶制法为主,结合闽北乌龙茶制法要点,有它独特的初制工艺要求。”钟林波以摇青环节为例,“一般进行四次,少则三次,多则五次,并且要分傍晚、晚间、清晨等多个时段分别进行,以保证发酵程度。但不少八仙茶粗制厂只进行一到两次摇青,茶叶品质深受影响。”

产业形态原始粗放,还体现在加工环节。“八仙茶品种略带苦涩,需要在加工中加以改进,但茶农对科技投入认识不足,众多茶叶厂家的加工机械陈旧,造成制优率不高。”2007年林瑞祥在调研时发现,全县有茶厂211家,其中206家都是初制厂,“大多为家庭作坊式的加工企业,唯一的机器就是一台茶叶烘干机,以生产毛茶为主”。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