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儿童溺水并非真的无解

20190730期来自:长春日报

□武西奇

今年4月1日到7月中旬,三个多月时间海南已有10余名学生溺水身亡,尤其是近一个月就有7名学生溺亡,其中大多为15岁以下留守儿童。

(据《工人日报》)

家长在外忙于工作,对孩子的去向往往想管却没时间管;老人年龄偏大、腿脚不便,对孩子的监护往往心有余而力不足。加之正处于暑假时段,孩子去哪儿干什么,学校也是无从知晓。监管出现盲区,这给留守儿童的安全埋下了不小隐患。

城市拥有众多经营规范的游泳池,并配有救生人员和器材,安全有一定保障。而农村的基础设施较差,留守儿童想要消暑,除了水塘、水库、河道外,几乎没有安全的场所可去。何况,农村孩子的假期生活本就单调,结伴到无人管理的水域“野泳”就成了他们打发时间的重要方式。

有数据显示,溺水事故一直是危害中小学生安全的“头号杀手”,每年七八月份是儿童溺水高发季。正因为如此,暑假前后,政府及相关部门都会频频下发学生防溺水的紧急通知,要求各地中小学校认真落实溺水防范工作。然而,通知虽然年年发,但农村的防范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儿童溺水悲剧仍不时上演。

溺水事故看似防不胜防,但并不意味着这个难题真的无解。具体来讲,降低留守儿童溺水风险要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方面,要做好“堵”。各地要把水面划分到单位,要把责任落实到人头。在责任区范围内,不仅要设立警示牌,而且要安排人员值守,一旦发现儿童“野泳”,必须进行劝阻和驱离。用严防死守最大限度地消除监管盲区,用辛苦指数不断提升孩子的安全系数。

另一方面,要做好“疏”。各地应结合正在推进的新农村建设,把有条件的水塘资源改造成简易游泳池,安排专人看管并配备救生器材,为农村孩子消暑提供一个安全场所。与此同时,对于如何让留守儿童的假期生活丰富多彩,各地也应多想办法、多出实招。

当然,有针对性地对学生进行安全教育,同样至关重要。在这方面,各地中小学校不能一味地空洞说教,要用办展览、看视频等方式,让学生更直观地认识到“野泳”的严重后果,引导孩子珍爱生命。

迟末作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