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三全育人”体系 助推沂蒙精神传承

20201120期来自:大众日报

“全员育人”推进传承主体的协同

□陈三营

习近平总书记在临沂考察时曾指出:“沂蒙精神与延安精神、井冈山精神、西柏坡精神一样,是党和国家的宝贵精神财富,要不断结合新的时代条件发扬光大。”新时代精神文明建设已由快速发展阶段转变为高质量发展阶段,这一变化既为沂蒙精神的传承提供了新的机遇也带来新的挑战。新时代实现沂蒙精神高质量的传承和发展,需要构建起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的“三全育人”体系,通过系统协调育人目标、主体、过程等各种因素,形成多元主体协同的模式,以达到预期的育人目的,不断开创沂蒙精神传承和弘扬的新局面。

“全员育人”侧重强调传承主体的协同作用。沂蒙精神的传承和弘扬不仅仅是宣传部门和教育部门的职责,沂蒙精神的传承主体涉及的范围广泛,涵盖家庭、学校、社会中各个领域人员,如家庭中的父母、亲友、兄弟姐妹,学校中的教师、学生、管理人员,社会中的公众人物等等。坚持全员育人,需要充分整合各个部门、各个层级、各类性质主体的力量,发挥不同主体在沂蒙精神传承中的独特优势,全面提升沂蒙精神传播效率。

沂蒙精神自身的特性也决定了其传承主体的多样性。从沂蒙精神的内涵来看,沂蒙精神的传承不只是一个理论传播的过程,它是一个理论与实践、认知与认同、守正与创新相结合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不仅要使人们在思想上实现从认知到认同的转化,更要实现沂蒙精神在内化于心和外化于行上的有效结合。这不是短期内就能在人的思想和行为中形成的,需要多层次的灌输、感染、熏陶才能逐渐完善。因此沂蒙精神的传承不仅是学校和宣传部门的事,家庭、社会也是沂蒙精神传承的主体,学校和宣传部门只在某些方面或某些时段对人的思想和行为产生影响。人是社会中的人,要想获得全面的教育,就必须在重视学校教育的同时也要回归家庭和社会。家庭和社会对人的成长所产生的影响不容小觑。习近平总书记也多次强调发挥全员力量的作用,他指出,要树立大宣传的工作理念,动员各条战线各个部门一起来做。以此推动教育部门、学校、社会、家庭之间相互支撑,密切合作,形成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这就需要学校、家庭、社会形成有机联系,提升社会、家庭在文化传承中的参与程度,形成学校家庭、社会之间的协同效应。因此需要积极探索学校、家庭、企业、社会之间的协同模式,努力形成科教协同、多平台协同、跨学科协同、网上网下协同、理论实践协同等模式,积极探索协同传播的多样化模式,不断提高沂蒙精神教育和传播的效果、质量,形成沂蒙精神传承和传播的盛势。

“全程育人”推进传承过程的协同

“全程育人”侧重于传承阶段的协同。沂蒙精神的传承涵盖人的成长各个阶段,如按成长过程可以划分为幼年阶段、少年阶段、青年阶段、中年阶段、老年阶段等,按受教育阶段可划分为学前教育阶段、小学阶段、中学阶段、大学阶段、就业创业阶段等等。沂蒙精神的传承是一项系统工程,贯穿于人的每一个成长阶段,只有明确各个阶段的目标、协调好各个阶段的内容、组织好各个阶段的实践,才能实现沂蒙精神传承效果的提升。如果各阶段不能有效地衔接,就会出现传承主体需求与传承目标的脱节、传承内容的缺失或重复等现象。因此,必须科学把握每一阶段的主体特征和发展需求,衔接好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大学教育、继续教育等各个环节的传承任务,在合理区分层次、准确把握重点、阶段有效衔接中实现传承过程和效果的整体优化。

从现实来看,在幼儿教育、小学教育、中学教育、大学教育、继续教育的各个环节中各教育主管部门单打独斗的现象依然存在,各环节中存在内容和目标上简单的重复、缺少必要的衔接、分工不明确等现象。因此,积极构建沂蒙精神的大中小幼一体化传承体系势在必行,这就对沂蒙精神课程在内容体系的建构、专业课程的设置、教师队伍的培养、教育资源的整合等方面提出了新的要求。全过程育人,是从人的每一个成长阶段出发,把人的成长看作一个整体,根据人的成长规律和教育教学的规律,从整体上把传承的每一个环节看作一个有机衔接的整体。就是要实现传承环节的有效衔接和循序渐进,从而实现人的思想素质、政治素质、文化素质的有效提升。人的成长过程有其自身规律,人的品德养成随着人的成长也会不断地变化,不同阶段生理特征的变化对人的思想产生着不同的影响。在从幼年、少年到青年、中年、老年的成长过程中,人的身体和心理都在发生着循序渐进的变化,人的思想素质、道德素质、政治素质、文化素质的养成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只有遵循人的成长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制定符合各年龄阶段和接受特点的传承目标、传承计划、实施方案,有针对性地开展传承,才能实现沂蒙精神传承的目标和效果。因此,只有整体考虑、协同推进才能把握好各个阶段的特点,衔接好沂蒙精神传承的各个环节,实现传承目标和效果的有效提升,实现沂蒙精神在传承内容、形式、方法上的适切。

“全方位育人”推进传承结构的协同

“全方位育人”侧重于传承结构和环节的协同,涵盖不同的传承要素,如教育内容中涵盖了爱国意识、集体意识、创业意识、奉献意识的培养;教育目标中包含了创新精神培养、健全人格的塑造、思想素质的提升等要素;方式方法上涉及理论与实践、网上与网下、内化与外化、主体与主导等多种形式的结合。无论哪种类型的划分都是在强调系统性的要素整合,即将所有的要素、阶段、环节看作一个相互联系不可分割的整体,在教育的过程中既要注重传承的整体性、协调性、关联性,也要把握好这一过程中的顺序性、阶段性、层次性,使各部分同向同行,发挥协同效应。

首先,在目标任务上要协同。沂蒙精神传承和弘扬的目标就是要培养具有沂蒙精神特质的又红又专、德才兼备、全面发展的高素质应用型人才。要实现这一目标离不开具体任务的支撑,立德树人是沂蒙精神传承的中心任务,所有的工作都要围绕这一中心任务展开,因此要将各个阶段的任务统一起来,实现各个阶段、各个层次的任务都围绕这一中心任务推进,最终实现目标任务的有效整合。无论处在教育的哪个阶段和环节上,都要把这一中心任务贯穿其中,保证传承工作在目标指向上的一致性。其次,在方向上要协同。沂蒙精神的传承方向要与党的奋斗目标、与国家的发展方向,与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相一致,培养出来的人才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为中国共产党治国理政服务,为巩固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服务,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这就需要引导各个环节的教育同向同行。在不同的环节、不同的层次、不同的领域中抓好沂蒙精神传承的根本方向,采用各具特色的形式,引导受教育者在思想上不错位,在方向上不迷失。再次,在内容上要协同。沂蒙精神的内涵是传承的基本要素,因不同教育对象精神世界的发展具有广泛性和复杂性的特点,不同层次、不同阶段、不同类型教育对象所需接受的教育内容也各有其特点,但不管教育对象处于哪一阶段、属于何种类型,在新时代沂蒙精神传承中,要始终围绕其爱党爱军、开拓奋进、艰苦创业、无私奉献深刻内涵展开,发挥好沂蒙精神鼓舞士气、凝心聚力的重要作用。

在沂蒙精神传承中,坚持全员、全过程、全方位育人是时代发展的要求,而坚持传承过程中的全面性、系统性,并不意味着要一把尺子量到底,在注重全面性的同时也要抓住重点、区分层次,注重协调发展。因此,传承和弘扬沂蒙精神既要注重总体谋划,又要牵住“牛鼻子”,这就要求我们要学会运用辩证法,善于“弹钢琴”,处理好局部和全局、当前和长远、重点和非重点的关系,进而有效推动沂蒙精神的传承和弘扬。

(本文系山东省社科规划重点委托项目《沂蒙精神与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谱系研究》[项目编号:19BWTJ13]、国家社科规划项目《革命文化资源提升高校思政课教学效果研究》[项目编号:20VSZ057]的阶段性成果。作者:陈三营,临沂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讲师、博士,山东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