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村一日

20201108期来自:大众日报

“咱身跪着,心得站着!”

□ 逄春阶

你到农户里吃个庄户饭吧。”我说,只要不打扰人家就行。

从大学生村官调到曹庄镇扶贫办的王洋和曹庄镇委宣传委员姜自菲,一听是去钟云家吃,就乐了。她们太熟悉了,高兴地说:“去她家吃。”

我都有三十年没在农村吃派饭了。

有意思的是,十二点半了,还没通知吃饭。姜自菲说,咱直接去钟云家吧。干脆利落的钟云高兴地把我们接到客厅。钟云的丈夫在外打工,儿子上学。她中午一人在家。“我巴不得你们来呢,一起吃着热闹。”她说。

我顺口就问起了她种梨树的事儿。钟云的三亩梨树,都在朱村现代农业示范园里,一亩地净收入在六千多元。一说就说到了近下午一点。钟云坐着等我问。

钟云是村支部委员,她分管党建,说起党建,她侃侃而谈:“朱村,有84名党员,1939年成立了临沭县最早的党支部……”

姜自菲说:

“钟云,饭做好了吧?”

钟云说: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湖南湘西十八洞村视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22天后,总书记就来到了我们朱村。我们压力很大啊。”

11点,曾在朱村担任大学生村官的王洋来到93岁的王传俊老奶奶家。王传俊抓着煮熟的花生就往王洋手里塞,也往我手里塞。王洋包了7户贫困户,王传俊是其中之一。

从王洋口里,我第一次知道了孝善养老金是啥。比如王传俊老奶奶,有五个女儿,丈夫去世,生活不能自理。精准扶贫识别为贫困户,五个女儿每人每年600元,然后政府补贴20%,王传俊老奶奶就有3600元的孝善养老金。加上其他补贴,老人一年有6796元。明细花花绿绿贴在墙上,一目了然。

王传俊跟王洋既像祖孙,又像母女。王传俊说:“俺跟五个闺女也没跟小王说的话多呢。”我问老奶奶,知道王洋被评为“新时代沂蒙扶贫六姐妹”吗?老奶奶说:“是的,是的。”

11点半,王洋到村里看望她帮扶的贫困户、37岁的张田英。我和王洋刚走到张家门口,张田英就驾驶着三轮车过来了。

张田英从车上“咚”地一下跪到地上,然后见她跪着开门。她跪得我心疼,就在我去扶贫车间采访时,看到张田英在缝纫机上锁边,那么麻利,没想到她的双腿残疾到这个程度。王洋悄声对我说:“刚见到她时,我一下子就涌出了眼泪。”

6年前,张田英的丈夫去世,撇下她和一个7岁的孩子。2016年,王洋来朱村,第一个就盯上了张田英。

王洋从小没生在农村,农村在她眼里神秘而陌生,她真的分不清韭菜和麦苗。她自言是“路痴”,刚来的时候根本摸不清村里老百姓的大门,不敢多说一句话,怕说多了人家笑话,好多时候开展工作都是村里的书记带着一起去村民家里。

王洋还特别怕狗,农村的狗都不拴绳,有次她出去办完事情回来,在路上被村里的土狗从三面逼近,当时她吓得给村里人打电话,才把她接回来。

走访中,细心的王洋,发现了张田英忧郁的眼神。她都不忍心盯着她。但王洋发现了张田英的要强之处,张田英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尽管腿不利索,但是不让家里有一点点灰尘,孩子的衣服都是板板正正,整洁如新。王洋心里有了底,她告诉张田英:“咱身跪着,心得站着!”

张田英的坚强,感动了王洋;王洋的真诚,打动了张田英。王洋多了一个姐姐,张田英多了一个妹妹。

那阵子,王洋来到张田英家,动员她到柳编扶贫车间搞柳编,一开始张田英不同意,王洋反复动员,最后,张田英答应了,在柳编车间,每天收入40多元。

村里建起服装扶贫车间,但张田英不能蹬缝纫机,做不了这里的营生。经王洋和村干部协调,服装扶贫车间专门为张田英设置岗位,负责剪线头、熨布料,每天收入50元。

在张田英家的墙上,贴着扶贫政策明白纸、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联系牌、特惠保卡等。统算下来,张田英和儿子每年的补贴是25664元。

王洋说:“张田英的儿子,上六年级了。我第一次见他,他躺在床上蒙着被子,不见人。现在开朗多了。一会儿叫我阿姨,一会儿又叫我姐姐。”

我指着墙上孩子的奖状说,孩子很优秀。张田英开心地笑了。她希望的火苗贴在墙上,也亮在扶贫车间里。

张田英告诉我,王洋为了扶贫工作两次推迟婚期呢,“您可得多宣传王洋妹妹,她可能干了。人家都叫她‘芹菜西施’。”

“芹菜西施”

艳阳高照的中午,村支书王济钦说:“老逄,

“早做好快一个小时了。作家在采访,俺也不敢说,以为没采访完呢。” 大家都笑了。

小小的误会。这个吃派饭的小插曲,勾起了我多年前的回忆。那时候到谁家吃派饭,都要准备好几天,穷啊,没有东西拿得出手啊。

一桌子的绿色食品,豆芽、扁豆、土豆……香喷喷的煎饼我吃了两个。

说起绿色食品。钟云说到“芹菜西施”王洋。

2017年5月,朱村的大棚芹菜滞销。王洋着急上火,到处帮着卖芹菜。每次开车回临沂市区,汽车的后备厢、车后座,都装满芹菜。2017年母亲节这天,她又拉了一车芹菜回到临沂。妈妈二话没说,帮着她在大街上摆摊卖菜。

最终,通过联系爱心企业,王洋在两周内帮贫困户卖出1.5万公斤芹菜。

王洋“芹菜西施”的称谓不胫而走。

午餐吃成了采访餐。姜自菲说,王洋到朱村后,想法可多了。2016年,村里第一书记带来电商扶贫的新思路,王洋大学和研究生都学的信息技术,找到了学有所用的舞台,决定带领村民发展电商。

她主动对接了圆通快递,在村里做电商培训,在村里培训了20多个学员,已经有六七个做得比较成功,通过自己的电商渠道对外销售蜂蜜、花生等农副产品。王洋的电商培训班还带动了周边村庄的年轻人,比如山前村有个叫张鹭的就在网上卖蘑菇,卖得很好。“电商,得坚持。热乎一阵,冷一阵不行。”

王洋说:“搞电商,还得感谢朱村的第一书记马学清呢,他比我早到村三个月,是从临沂市工商局派下来的。”

我从王洋那里要到了马学清的电话。

“朱村味道”

中午到朱村村委办公室休息,联系曾经的第一书记马学清,他回信息说,都过去两三年了,事情做了就做了,也没干多大事,就不接受采访了。是我的一句话说服了他:“我就住在您当第一书记的房间里,在您住过的床上,他们要换被褥,我说不要换。就体验体验第一书记的味道。”

一听“味道”,低调的马学清同意了。因为他正在县里搞调研,不能赶到朱村,只能电话采访。

驻村头一年,马学清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那年11月25日,朱村搞了个首届“好日子文化节”,“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朱村时,提出让老区人民过上好日子,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利用这个节点搞文化节很有意义。农民物质上的富有是第一步,关键的一点是精神上的富有,文化上的富有。”

王洋笑着说,搞文化节,村里没有主持,我还自告奋勇客串了个主持人呢。文化节上的节目很多,观众席上还来了不少子弟兵。“有个包水饺节目,寓意是第一碗饺子盛给钢八连的烈士们。”

视野决定境界。马学清还倡议建起了朱村电商服务中心,常常地,他亲自操作。“村里产的地瓜叶茶很抢手,花生脆、豆沫面、香菇也是朱村自己生产的,在外的当地人,都很怀念这老家的味道呢。”

在服务中心,我看到几十种包装精致的农特产品,朱村注册了“朱村味道”商标,将村民种植的花生,采摘的地瓜叶、香菇等农产品进行加工包装,通过电商平台销售。

“绿珍食用菌合作社依托朱村电子商务进行网上销售,每天销售额约两万元。电商中心还对贫困户的农特产品以保护价优先收购。”马学清回忆着过去的事情,如数家珍。

这位第一书记对下村扶贫一往情深。他说,我们党的扶贫政策,是共同富裕。村集体每年从收益中提取部分利润,给予25名无劳动能力的贫困户分红。

马学清,很想念朱村的村民,想念朱村的味道。他牵挂着村里的光伏发电项目。两年在朱村脱贫攻坚主战场,终生难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