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势调结构,产品再畅销

20201108期来自:大众日报

□ 本报记者 宋亚鲁 李欣苁

张文婷

本报通讯员 杨静

九月下旬的郓城略有凉意,但山东瑞升玻璃集团(以下简称“瑞升玻璃”)的生产车间里却是一派繁忙景象。石英砂、纯碱、方解石等原材料,在熔炉中充分融化混合后,淌入模具之中,很快制瓶机便将瓶子“塑造”出来……

手拿一只刚制作完成的香薰瓶,瑞升玻璃集团董事长樊明栋告诉记者,在瑞升玻璃,每天有60多万只或大或小的玻璃瓶“横空出世”。“现在生产已经恢复到去年的水平,第四季度我们能把上半年减少的利润弥补回来。”樊明栋说。

坐落在郓城经济开发区的瑞升玻璃是当地最大的玻璃企业之一,主要生产晶白料高档玻璃器皿,以玻璃酒瓶为主,兼产各类日用玻璃器皿、颇具新意的异形瓶,年产量达2亿余只。

今年元旦之前,瑞升玻璃就做好了开年的生产计划。然而,疫情制约了瑞升玻璃的生产和销售。樊明栋根据订单量和原料存量作出了临时调整,原计划的日产60万只玻璃瓶减为50万只。即使如此,产品仍然积压。今年二三月份,瑞升玻璃日均销量只有日产量的40%。

然而减产仍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必须畅通运输。“给瑞升玻璃开出了第一张通行证后,我们陆续给其他企业开出通行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严格加强管理,货车到了企业后,都要严格执行防控程序,先消毒再装卸。”9月24日,郓城开发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郑巧玲告诉记者,管委会成立专门的服务队,将开发区的11家玻璃制品企业所受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除了高速路上的“绿色通道”,开发区管委会还帮助玻璃制品企业开通了另一条“通道”,解决产品积压带来的现金流减少难题。“二、三、四月比较困难,幸好开发区协调银行帮我们办理了一千万元的低息贷款,放款速度也比往常快很多,工人工资都能全额发放。”瑞升玻璃财务总监徐龙豪告诉记者。

针对市场的变化,瑞升玻璃进一步调整了产品结构。通常白酒酒瓶占瑞升玻璃总产量的一半左右,疫情对国内白酒市场造成影响,酒瓶订单减少,但与此同时,海外市场中日用玻璃器皿的需求却多了起来。“与防疫有关的洗手液瓶、消毒液瓶订单比重增加不少,今年二、三月份就突破了200万瓶,相当于去年全年的订单量,今年全年预计能突破1000万瓶。”瑞升玻璃集团副总经理韩要防说。根据市场需求调整产品结构,为瑞升玻璃带来巨大的利润。樊明栋的讲解通俗易懂:“以白酒瓶为例,一个650克的玻璃瓶,大概利润是两毛钱。现在生产的化妆品瓶50克,利润大概是一毛钱,利润率是白酒瓶的6.5倍。”

危机时刻,年前延长的产业链,也帮助瑞升玻璃度过疫情困难时期。2019年,瑞升玻璃的全资子公司瑞金包装投产运营,用来拓展玻璃制品的深加工业务,旨在提高产品附加值、延长产业链,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疫情发生之后,子公司顶着压力火速上线瓶盖制作项目,基本完成了从裸瓶制作到烤花、蒙砂、堆花、描金、喷釉、瓶盖等的全产业链覆盖,能完成90%以上的深加工工艺。包装公司总经理张现委说:“之前我们自己不生产瓶盖,客户在我们这里订了瓶子还得去其他地方订购瓶盖,难免出现误差,现在我们除了瓶子里装的东西,其他都能一站办妥。”

“一条龙服务”吸引了不少新老客户,规模以上名酒厂的订单增加了20%。樊明栋给记者算了笔账,“老客户山东云门酒业的订单扩大了规模,同时也与新客户北京二锅头酒业达成了合作,每年有两三百万的订单。”延长产业链后,单个产品相应的附加值也增加了一元到八元不等。

有了政策的支持和生产策略的调整,瑞升玻璃实现了“浴火重生”。徐龙豪说,“今年淡季不淡,旺季来得早。往年7月之后进入旺季,今年5月就进入旺季了。现在订单都要排队生产,一个月左右才能发货。”樊明栋说,今年订单已经排满了,公司打算明年再建一条生产线专门生产出口的产品,前景还是很乐观的。

扫描二维码查看视频报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