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出口企业

一家出口企业的逆势“突围”

20201108期来自:大众日报

当前,全省上下正全力以赴做好第四季度工作,努力完成全年目标任务。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什么样的冲击?在应对过程中有哪些值得总结的经验?对实现今年发展目标带来怎样的影响?企业是经济发展的“细胞”,本报青年记者在全省东中西部选择了农业出口、高科技、传统制造业等三种不同类型的企业,解剖麻雀,微观感受,试图回答以上问题。敬请关注。

左图:在科捷智能装备有限公司生产车间里,员工正在调试设备。 右图:山东瑞升玻璃集团的员工检查玻璃制品质量。

□ 本报记者 李梦馨 崔凯铭

耿俊逸

无菌无尘的工作车间内,一颗颗圆润饱满的蒜粒被吹去外皮,经过机器和人工筛选,根据大小分流到三条运输带上,包装成三类产品。守在生产线终点的工人,娴熟地进行着最后一轮筛查。

这是记者9月22日在安丘源清田食品有限公司蒜米生产车间看到的一幕。总务部经理陈艳玲说,9月中旬,源清田已经完成了营业额增长15%的全年目标。

这家于2006年成立的公司,是一家集蔬菜种植、储存、加工、检测、销售、电商服务及货物进出口于一体的现代化标准食品加工企业,产品包含酵黑大蒜、软包装蔬菜罐头、保鲜大蒜、保鲜蒜泥、保鲜生姜、保鲜姜泥等。

“作为一家对日本出口占总产量99%的企业,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我们总共经历了两轮冲击。”陈艳玲说。

今年年初,为了避免疫情造成更大冲击,抢抓眼前的订单生产迫在眉睫。

1月30日,源清田迎来了首日复工。80多人按时到岗,但这也无法达到赶制订单需要的人手。疫情期间,安丘市推出了重点外贸企业包靠机制,源清田及时向包靠人员反映了复工难的问题。新安街道党工委了解到情况后,决定为企业职工发放通行证,保障企业的用工需求。到2月4日,源清田的380多名员工基本全部到岗。

“复工难”解决了,“招工难”又接踵而至。一场由新安街道牵头的云端招聘会回应了企业需求。自3月9日起,通过微信直播和电台广播的方式,主播走进企业实地探访,企业负责人走进直播间在线答疑,与应聘者线上互动。这场持续12天的招聘会为源清田扩充了人才队伍。

为解决人力问题,源清田还启用了自动化生产。昔日38人的蒜米车间,复工初期只有10人到岗,增加两条流水线后才恢复往常的工作效率。据水煮车间主任王波介绍,他所负责的车间在疫情初期增加了一台灌装机,“如果不用机器的话,平时需要十二三人,现在只需要四五人。一台机器可以代替八个人。”

就在源清田的运营逐步回到正轨时,又一波冲击猝然而至。

源清田的产品主要销往日本各大饭店和超市,其中保鲜生姜占日本四分之一的市场份额,剥皮蒜米占日本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4月16日起,日本一些饭店相继关门,主要供应饭店的脱皮蒜受到严重冲击,产品订单下降百分之二三十,部分车间甚至开始轮休。

与此同时,商超产品订单量却翻了一倍——— 涌入超市采购、囤货的消费者,带热了商超的食品销量。高P软包装水煮菜在日本一经上市就大受欢迎,4月以后销量增长80%以上。此外,利用日本生物发酵技术制造的黑蒜,备受消费者青睐。源清田顺势调整了人员与原料的配给,按照订单要求全力生产。新产品撑起了受日本疫情冲击的销售额,带着企业“逆流而上”。

在疫情期间总体销量不降反增,完整的产业链也是源清田的一大“法宝”。陈艳玲介绍,源清田是一个闭环型企业,从采收、生产到检测、销售,完全在企业内部进行,没有任何第三方环节。源清田目前拥有“公司+基地+标准化”的自属基地1000亩以及各种原料种植合同基地4300亩,遍布全国各地的种植基地在疫情期间保证了原料的供应。

源清田还不忘继续加深“内功”。总经理王秀珍介绍,“我们引进了国际最先进的黑蒜发酵机、软包装蔬菜罐头机等设备十余台,同时聘请五位高端人才来做食品检测的技术攻关。”

政府保障也给了源清田信心和底气。安丘市政府在税收、社保和电费等方面,出台了一系列优惠举措。王秀珍介绍,仅社保一项,政府减免后,平均每个员工能省下600元钱。安丘市上半年为1659家企业减免社会保险费10142万元,为725家企业发放稳岗返还资金673.35万元,减轻疫情期间企业负担。安丘市还实行中小企业“欠费不停供”政策,降低企业用气成本680万元、节省电费1461万元。

扫描二维码查看视频报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