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点

日照海洋牧场

20190610期来自:大众日报

15万尾三文鱼运抵黄海冷水团,即将入住“深蓝1号”

黄海冷水团养上冷水鱼

□ 本报记者 王亚楠

“已经开到冷水团,鱼状态很好,就等‘深蓝1号’来会合了!”5月25日傍晚,日照市万泽丰渔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万泽丰”)董事长李红向记者展示船长刚刚发来的信息,“这次应该能丰收了,到明年春节收鱼时你一定要再来看看!”

在黄海冷水团养三文鱼,这是全球温暖海域养殖三文鱼的创举,也是我国在开放海域规模化养殖三文鱼的崭新探索。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自2015年投身于此,在海边长大的李红重新认识了大海。

从近岸到日照以东130海里的黄海冷水团,养殖工船需要在海上航行十五六个小时。5月24日,今夏首轮高温达到顶峰,这天下午,在万泽丰海洋牧场养殖的今年首批15万尾三文鱼,历时3天全部转运到养殖工船,启程驶向深蓝。岸上已经太热了,它们迫不及待要到那一片遥远的凉爽海域。

“黄海冷水团是世界罕见的浅水层冷水团,面积达13万平方公里,体积达5000亿立方米,水质优良,夏季呈现低温高盐的特质,可支撑千亿元产值的深远海冷水养殖产业集群。”利用黄海冷水团资源养殖优质鲑鳟鱼类,是中国海洋大学原副校长、水产养殖专家董双林教授团队多年的梦想,直到与万泽丰牵手合作,这一梦想渐成现实。

此时,在北边的威海石岛,“深蓝1号”正在紧张地升级维护中。这是中国首座大型全潜式智能网箱,去年7月投用,经过实践验证后,于今年初靠岸进行改造升级,预计6月中下旬完成后,即可开赴冷水团与养殖工船会合。

“当时,董教授说干这个事大约需要投5000万元,我一听这是个大事,是水产养殖产业的深海革命,就同意试试,决定投。”2015年,在当时省海洋与渔业厅的推介下,董双林遇到了“真投钱”的李红。说干就干,李红此前一直从事水工建设,立刻从自己的船队里选了几条,请董双林来研究哪条适合、怎么改造。从改船开始,实践在给李红上课,也在给董教授上课。这远不是改条船、挂上网箱、开到深海就能养那么简单。

“这算是我们第三次到冷水团养鱼了。”站在办公室面海的落地窗前,李红告诉记者,前两次,由于遭遇鲨鱼群攻击等原因,都与丰收失之交臂,几十万尾的投放养殖,最后只收到聊胜于无的几千条。

“心疼吗?”记者问。

“事情做到这一步,说不上心疼了,起码我们验证了这个养殖路径是可以成功的,也对装备进行了验证、完善、升级。”李红说。

到深远海养鱼,已经超出了既有的海洋渔业的定义。从装备开始,整个产业链条,所有的问题都是全新的,都没有现成的解决方案。蹲点采访之前,记者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吸鱼泵,都面临国内造不了、国外“卡脖子”不卖的困境。一条鱼,正在拉起一个全新的产业链,也正在对装备制造、海洋监测、深远海养殖、生态维护等进行全方位的考验。

现在总算能说:路,走通了!可谋划这一产业的长远健康发展,仍有许多难题等待攻坚,种苗、疫病、饲料……就连吃晚饭时,李红和董双林团队都在不时地沟通。

入夜,离日照张家台渔港码头不远的海上,万泽丰开设的海上牧歌餐位依旧紧俏。甲板上的深水鱼池里,数十条三文鱼正自在游弋。另一边,大厨正在现场展示手艺。吸引人们来到这座海上餐厅的,正是国内独一份的鲜活三文鱼。

“我从不愁卖鱼。”李红说,“冷水团那么大的资源,我们把路蹚出来,做扎实,复制开。以后,不光能养三文鱼,还有其他高档冷水鱼类、海参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