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与远雷

20190209期来自:大众日报

□ (日)恩田陆 著 安素 译

21

“怎么了,愁眉苦脸的。”菱沼一脸意外。他大概以为,三枝子会如获至宝,陷

入狂喜吧。

“啊,各种情况。啊,霍夫曼先生大概做错了。”

三枝子不由得脱口抱怨道。

“听说写了推荐信?”

菱沼不知道有没有听懂三枝子的忧虑,忽然一脸严肃。

“不过,听说尤治真的指导过那个蜜蜂王子哦。前几天我打电话给达芬妮,她说尤治真的有经常出去教某些孩子弹琴呢。”

“啊?”

达芬妮是尤治·冯-霍夫曼的妻子。菱沼和霍夫曼一家都有交情,在霍夫曼过世后也会打电话过去。

“霍夫曼先生亲自出去?难以置信。”

三枝子的口气里不由得充满了怀疑。霍夫曼以“不收弟子”闻名,也从来不在自己家以外的地方教授钢琴。

“达芬妮也觉得奇怪,问来问去,霍夫曼只是笑笑,并不告诉她是在什么地方教谁钢琴。难道是撞鬼了?霍夫曼只是笑着说,对方是流浪音乐家。”

流浪音乐家。原来如此。跟随花开的养蜂家的孩子,这么形容也算恰当。但是,他到底是怎么教的呢?从那少年对舞台礼仪一无所知的样子来看,完全看不出接受过专业人士指导的痕迹。“说来,那位王子什么时候出场,当然,今天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菱沼向四周左顾右盼张望着。

“是第一次预选的最后一天,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到日本的时间刚好能赶上。”

时间长达两周,而且有九十个人要参加演奏的第一次预选长达五天。参加今晚的开幕之夜派对的,都是参加过很多次大赛的常客,还有第一次预选中最先出场的参赛者。现在这个时间,肯定还有人在拼命练习吧。

在欧洲和美国人看来,日本是个遥远的国度。来参加比赛也需要很大的费用。就算当地有住宿,对参加者来说也是笔不小的负担。比赛前提早几天来芳江、住在市内酒店的参赛者,都是从比较近的中国、韩国来的富裕阶层的孩子。很多参赛者都是算好日子才来。不知道风间尘经济上是否宽裕,也没有听说他很有钱。

听众和其他评审的意见,是先听听比较好,还是赶快溜走比较好呢?

“哎哟,女皇来了。”菱沼微微缩起肩膀。

“说什么呢,忠明。”传来浑厚的女中音。

“真是,耳朵真尖。”菱沼嘴里嘟嘟囔囔着。

身材修长,丰满的上半身裹在宝蓝色衬衫里,走过来一个华丽而有重量级压迫感的红发俄罗斯美女,她是奥莉加·斯鲁茨卡娅。她本人是著名的钢琴家,又培养出许多钢琴家,作为钢琴教师也名声在外。她喜欢日本,培养出了好几个日本弟子,日语也很流利。虽然已经年近七十,但明艳照人,活力四射,不见一丝衰老。在音乐界人脉很广,实务能力和政治手腕都一流,芳江国际钢琴大赛能成为名副其实的国际大赛,曾多次担任评审委员长的她厥功甚伟。

“是在说我的坏话吗?”

奥莉加妩媚微笑,微微吊起形状完美的眉毛。

“怎么可能。”

菱沼露出讨好的笑脸。他和奥莉加岁数相差不大,但这位大叔遇见美女就骨头软了,三枝子苦笑了。

“听说,今年也出现了明星啊。”

“呵呵,要是有就好了。”

奥莉加的眼睛里,一瞬间闪过一丝光芒。

当然,巴黎试听的传言想必也早就传入她耳朵里。对当时的三位评审的偏好和平时表现,她也十分清楚。奥莉加是个严格的人,偏好建立在对乐曲的深刻理解之上的正统派演奏。理所当然,对“蜜蜂王子”之类的噱头,应该会皱起眉头吧。但是,奥莉加有能干实业家的那一面,还要能炒热大赛知名度,吸引公众注意,霍夫曼的推荐信当然值得大肆宣传,推荐来的不管是蜜蜂王子还是尘埃王子,她都会牢牢抓住机会利用。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