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区里“拔”油井

曾经的建井人修井人,如今成了拔井人,但他们渐渐明白了其中的意义

20190208期来自:大众日报

□ 本报记者 徐永国本报通讯员 惠心怡年初三,天空飘起雪花,伴着西

施,胜利油田制订了三年退出计划。

这天,假期值班的胜利油田胜海采油管理区安全总监黄海起了个大早,坐班车赶到离家90公里的黄河入海口,办公楼北侧水面上“迎接”他的天鹅,比平时多了些。

黄海所在单位的154口油水井在退出范围之内,占胜利油田退出油水井数一半以上。位于入海口南侧的人工岛——— 海油陆采平台上,两口挂着“已封井”黄色警示牌的油井,在“岛”上一排油井中格外醒目。春节前,胜利油田作业队长董晓院和工友们完成了封井施工。

从去年4月至今,他们已经拔除了10口油水井。

黄河三角洲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以保护新生湿地生态系统和珍稀濒危鸟类为主的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朋友们都说孟令坤是在4A级景区里工作,恣得很!但身为胜利油田作业工程师,他自己很清楚在“景区”里工作压力有多大。以往的工作是修油井,过去的一年,孟令坤却忙着“拔”油井,从年初忙到年尾。最“热闹”的时候,有13台机器同时在“岛”上作业。

封井工作启动之初,孟令坤就在办公室书橱最醒目的位置贴了一张封井“一井一档”资料基本目录,时刻提醒自己和同事封井过程中的注意事项和需要留存的资料。

封完一口井,孟令坤就要在封井验收确认单上签字,这意味着他要对这口井终生负责,因此他格外慎重。除了指派人员去现场检查外,孟令坤还要通过视频监控远程关注重点工序。

这些井,孟令坤曾目睹它们投产。如今,它们又在他的注视下永久告别。每一次盖上井口帽时,孟令坤心里都不是滋味。

这几年,保护区的环境越来越好,各种鸟儿也多了,每年夏秋时节,游客络绎不绝。工作之余,黄海喜欢站在窗口向外远眺,孟令坤10岁的儿子一到放假也嚷嚷着要来看天鹅,捉泥蟹。渐渐地,他们明白了退出的意义。

新的一年,“黄海、孟令坤”们依然不会轻松。6个人工岛要完成33口井的封井工作。让他们感到踏实的是,胜海采油管理区正在洽谈新的开发区块。到2020年,油水井全部拔除之后,他们将离开这里,转战新“家”。

北风漫天飞卷。

黄河入海口的气温比东营城区低了三四度,越野车颠簸在黄河口新淤的土地上。记者目力所及,是一片空旷的土地,从地下挖出的管线沿着路边,码放得整整齐齐。皮带式抽油机上下“欢腾”的景象不复存在,井场上原有的或灰或绿的各种设备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它们从来不曾存在过。

这里是胜利油田垦东701区块,原来有3座采油平台、39口油水井。因地处黄河三角洲自然保护区,禁止一切人类生产经营活动,针对在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内的300处生产设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