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与远雷

20190207期来自:大众日报

□ (日)恩田陆 著 安素 译

“算了,还是这里好。”“是嘛。对我来说,这里比较近,方便

“嗯,我也是不入流的音乐家,所以印象深刻。”

“所以?”

“梅丽娜·梅尔克丽听说了这话,对他们这么说:说什么呢,鸟也看不懂乐谱,但一直在唱歌。于是,音乐家们眼中又放出了光芒,又开始在广场上演奏。”

“哦——

许多。”

雅美的声音里有困惑。几个小时前,他还在跟她抱怨自己没有独处的时间和地方,也难怪。不过,现在明石的心里一片晴朗。就在这里完成吧。用祖母买的钢琴,在祖母曾经倾听过音乐的这间蚕室改造的房间里,完成比赛的曲子吧。这对现在的自己来说,再合适不过了。

“NeveronSunday这部电影,你知道吗?”

明石一边慢慢地确认键盘的感触,一边望向雅美的脸。

“什么啊,忽然问这个。玛丽娜·墨蔻莉演的那个对吧?”

雅美噘起了嘴,电影可是她的强项。

“那里面,有句台词我很喜欢。”

“哪句?我可能不记得了。”

蚕室的莫扎特。

“那部电影以希腊为背景,玛丽娜·墨蔻莉演的活泼妓女是主人公,不知哪里来的一本正经的大学教授,和当地的奔放居民产生了各种碰撞。当地的音乐家,不会看乐谱,关于古典音乐一窍不通。大学教授吐槽说他们根本不是音乐家,一直无忧无虑的音乐家们也大受打击,情绪消沉,不想再演奏了,认为自己没有演奏的资格了。”

— ”

“肯定,是这样的。”

在日光渐长的午后仓库里,悠悠地流淌着莫扎特的音乐。高高的天花板形成舒缓的穹顶,喧哗的笑声反射回来,又降落在大厅的人群之上。照相机的闪光灯此起彼伏。穿着深色西服,带着笔记本,一脸警醒地四处穿梭的是当地媒体和音乐杂志的记者,或是赞助企业市场宣传的相关人员。近年来,芳江国际钢琴大赛的势头如日中天,这里能看见全国各地纸媒和著名音乐评论家的身影。

嵯峨三枝子手持香槟杯,目光投向巨大玻璃幕墙大厅对面圆形广场上的黑暗。这座音乐厅处于集酒店、办公楼、购物中心于一体的综合性商业建筑中,大堂围绕石造广场一圈,外面可以看得很清楚。已经将近晚上十点,广场上空无一人,一片黑暗。大堂内灯火通明,光彩流溢,一块玻璃之隔,却是静寂无边的黑暗,就像是音乐比赛华丽的舞台与背后悲喜交集的对比。晚秋日本冷冷的空气,一瞬间穿过玻璃,令人产生冰冷刺骨的错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