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蜂与远雷

20190206期来自:大众日报

□ (日)恩田陆 著 安素 译

18

调音师花田的年纪可以做明石的父亲了,两人相交已久。明石告诉他自己要参加芳江国际钢琴大赛,他的惊喜超

过明石想象,很仔细地给明石调了音。

太高兴了,太高兴了,我一直都是明石君的粉丝啊。

钢琴不光是属于天才少年少女的。当然,他知道自己不是天才少年。花田也不认为他是,这一点多少令他内心受伤,不过,这个年纪像留念一样参加比赛,这也算是中肯的评价。不过,知道花田也怀着和明石一样的想法,多少令他勇气大增。钢琴不光是为天才少年、天才少女而存在的。

“这是高岛君的奶奶买给你的钢琴吧?真是架可爱的钢琴,简直像一幅画。高岛君,弹来看看。”

雅美天生就是个制造影像的人,她总是注意画面作为节目里的镜头是否完美。

明石揭开盖布,打开钢琴盖,拉开椅子,坐在钢琴面前。这是熟悉的椅子。一直承受着明石体重的垫子部分,凹陷下明石屁股的形状。跟比赛用的巨大三角钢琴相比,这个钢琴算是小巧,在已经长大成人的明石面前就像是缩小了。

以前,明明感觉它是个庞然大物。明石轻轻抚摩着些许泛黄的键盘。第一次坐到这架钢琴前的激动,令人难忘。

祖母看了明石的钢琴表演后,被孙子的演奏感动,碰到邻居就会说:“这孩子以后会成为音乐家。”不过,不久,就有人对她说:“要成为专业钢琴家,光弹立式钢琴可不行。”

本来,明石小时候手掌大,技术难度高的曲子他也能轻而易举弹下来,人们都满怀期待,说他将来必成大器。

他家祖上就是这一带的养蚕大户,明石出生时养蚕已经是夕阳产业。本来应该继承家业的父亲和哥哥也都去了电气公司上班,养蚕成了副业。尽管如此,祖母还是默默地存钱,给明石买了这架二手的大钢琴。

明石高兴得不得了。他第一次高兴地流出了眼泪。对弹钢琴的人来说,大钢琴是他们梦寐以求的。

但是,祖母好不容易买来的大钢琴,却没有运到明石家。

父亲经常各地调职,普通日本上班族家里,也放不下大钢琴。就算放得下,弹起来会打扰邻居。父亲告诉他不能搬回家,明石又伤心地流出了眼泪。

所以,每到暑假、正月,还有钢琴表演的前夕,他都会来这里,整天整天地在这里弹钢琴。

当然,关于古典音乐,祖母一无所知。

但是,祖母耳朵很好,听孙子演奏多年,耳朵更加敏锐。在祖母去世前的几年,明石常常为祖母听觉的敏锐感到吃惊。

首先,她能细心地听出明石的身体状态和心情。练习结束后围坐在晚餐桌前,她就会问他“今天有点累吧”或者“有什么担心的事吗”。每次都被她猜中。祖母还说:“明石心里有事情,弹出来的声音就会有点局促。”明石自己也吓了一跳。在钢琴课上,老师也多次指出,他一旦心情不好,就会失去目标,比起状态好的时候,演奏时间也会变短。这个时间差很短,一般人听的时候,根本不会发觉,但祖母竟然发现了。

还有,邻居学钢琴的孩子经常会过来玩,轮流着弹钢琴,祖母都能准确地说出是哪个孩子在弹,那个孩子是什么性格。

明石的音乐观,他心中的逆反,恐怕都是受祖母的影响。

那家伙,钢琴里面养了虫哦。

在满是毛毛虫的房间里练习哦。真恶心。

他告诉大家那是蚕房改造的仓库,不知何时起,钢琴教室里就流传着这些闲话,他一直被大家嘲笑。有一个男孩一直对嘲笑他乐此不疲。他去了另一所音乐大学,上了大学以后,他还继续兴致勃勃地跟明石的同学讲这个段子,真叫人受不了。现在想起来,在钢琴教室(那个钢琴教室相当有名,出了好几个专业钢琴家),这家伙的实力仅次于明石,是万年老二。大概很羡慕生性温和、人缘好的明石吧。这家伙如此执着,还真让人哑然失笑。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