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是幸运吧?……

20190831期来自:吉林日报

算是幸运吧?不满25岁,我便坐上了省报副刊编辑的椅子。此前,大学里求学,很纯粹,很执著,很纯粹的执著:诗成未必泣鬼神,笔落注定惊风雨。

入职,入境,入定。报纸副刊编辑的榜样原本星辰那般呢!

譬如:张恨水、柯灵、孙犁。

我将成为他们当中的哪一位?是的,哪一位都好。

孜孜矻矻,直到意犹未尽的今天,我仍然被他们的影子笼罩着。不过,没什么遗憾的。遗憾什么呀?躲在先师的影子里,安安静静地吮吸、料理、推送文学及文化,一期又一期,不说风华也风华。

此外,近山近水,近男近女,则看我的心情了。心情好,还可以来无踪去无影,还可以去无影来无踪。

心情大好时,我甚至企望超低空飞翔呢!

人,从小到大,争取了诸多角色。而我,最持久、最稳定的角色无疑是编辑。一路的阴与晴、缺与圆、冷与暖、泪与笑,何止得失那么简单?有道是: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心野了,只怕收也收不拢了。

“黄杰堃同学”应该也不满25岁,仿若当年的我,梦一样。申请加我微信时,自谓文学爱好者,研二,我一改寡淡的嘴脸,立马点了“接受”。而且,我很快就把她的散文《祖父》刊发出来。是我走神了吗?不,我一定是入神了。我读本科时,四处投稿,连编辑部的退稿信都成天装在书包里。她的清纯蓦地唤醒了我的清纯,我还以为清纯的那个我早已经丢失了呢!在给她的微信中,我送她6个字:好好读,好好写。回我:谨遵教诲。光阴最难断,日子里对作者的千祝万愿,多半已无处找寻了。我确定,这个祝愿会字字镌刻在她的韶华记忆。

风雨雷电一辈子,能够做成多少大事呢?做不成多少。往往是在微观的小事里,通晓宏观的大事,所谓微义中洞明大义。做编辑事小,做君子事大。可惜,即便我要求我给出的每杯茶都是热的,也仅仅是聊以自慰。事实上,不一定,有人偏偏喜欢喝凉茶,抑或隔夜茶呢!

据说,人生有三把钥匙:接受、改变、离开。很多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应该选择哪一把。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