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眼泪是忍不住的

20190831期来自:吉林日报

□刘涛

曾几何时,真的以为,自己的心已经坚硬如铁。情感的琴弦被麻木蒙蔽久了,眼睛对很多事情便漠然无视,心灵也就难以感受到,与外界发生交流碰撞而发出的悦耳音符。然而最近几年,我发现自己竟然“多愁善感”起来。或许因为年龄增长的缘故,好多原本不以为然的小事,却常常不由自主地把自己感动得泪如

泉涌。

山东临沂,一位环卫工老人进入河道打捞垃圾桶,不慎深陷淤泥无法自拔。消防员到场救护时,老人却坚持要先洗干净自己的手,因

为,他担心弄脏了消防员的衣服。

楼道里漆黑一片,一位晚归的女孩走在前头独自上楼。和女儿紧随其后的爸爸却放慢了脚步,并故意踏出沉重的步伐。女儿感到不

解,爸爸说:“让前面的姐姐不必感到害怕。”

苏州拙政园一家饭店。“一个老奶奶经常拿着一块钱来我店里要吃饭,每次都给她烧一个菜或一碗汤,年纪大了,硬的菜吃不动了。”一箪食,一豆羹,得之则生,弗得则死。一个85岁无所依的老人,在素不相识的店主这里得到

了依靠。

午休翻看网页,这些讯息,如同一串钥匙,一次次轻易就开启了我的“懦弱”,而眼泪,在忍了再忍之后,还是会淌满我的脸颊。不知道从前那看似坚硬的壳,是不是始终隐藏包裹着一颗柔弱的心。但是,那忍不住的泪水,却宛如流经心底沙漠的汩汩甘霖,瞬间就浸润出满目的青葱翠绿。有怕外人瞧见的难堪,但正是

它们让我明白了,自己不是一个无情的人。

最近,这样的事情时不时地发生在自己身上。我逐渐意识到,年龄已经滑入油腻的中年,但是逝去的时光背后,人之初就追随着那些本性之善,依然生长着,并未老去。见与不见,它们都如同覆盖大地的青草,可以被践踏,

可以被忽视,深埋的根却从未枯萎。

所以我知道,其实我们始终抱持着这样的善念。诚然,生活在这个世间,除了守望相助,还有很多让我们冷漠的理由。欺骗、自私、有失公允等等,无不让我们变得敏感、脆弱甚至激愤。世界很大,人心太小,不经意间,就可能伤害了别人,或者被人算计。经受多了,我们只好把自己包裹成刺猬,在心房筑一道心防,并踽踽而行于人间,承受清欢,也忍受着孤独。

好在,生活的磨难之下,我们从未选择过妥协。我们始终笃信,美好的德行,是我们永不湮灭的高贵属性。生命没有贵贱,生活却有优劣。铅华深重的环卫老人,用清洗自己、干净别人的自律,为我们穿透阴霾笼罩的心空,洒下了一缕清新的阳光。正是这种人性的光辉,驱散了发霉的空气,让鸡毛蒜皮的生活呈现出锃亮的色彩。

于是,我明白了,不能也不愿淋漓地掬一捧泪,其实只不过是一种伪装。风雨无法让我们脱掉盔甲,但是太阳可以。

生活并非乏善可陈,试着让泪水润泽枯涩的眼睛,不难发现,我们的身边,太阳的温暖自始至终无处不在。不止个体,还有群像。看看那些在灾难面前逆向而行的人们,他们也有年迈的父母需要牵扶,柔弱的妻儿也等着照顾,当他们用职业的操守和人性的光辉,义无反顾地把别人的生命和财产扛在肩上的时候,除了忍不住的泪水,我无法表达深深的感激。因为他们,柔弱如我才会无所畏惧。或许不堪大任,但是诸如放慢脚步、予人心宽的品行素养,我们肯定拥有,它们是构成我们这个民族骨头的一部分。一棵青草无法丰盈大地,但是青草们的同频共振,却足以葳蕤整个世界。

恶不论轻重,善不分大小。我相信,用德行对待世界的人,自己也将收获关怀、爱心和善果。

无锁日记记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