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大型历史组画《人民英雄杨靖宇》展览

20190824期来自:吉林日报

□马继志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度过的。我的小说里,经常出现的意象是田野、雪花、炊烟和狗……5年前,我要写一本关于土豆和毛驴的小说。因为我觉得土豆和毛驴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它们都在隐忍中成长,它们都在沉默中坚守,它们都在乐观中迎接春天的到来。

这本小说我断断续续地写了好几年。我先尝试写了几篇短篇小说,随着写作的不断深入,主人公陈土豆和毛驴逐渐鲜活起来,我才开始构思更完整的长篇,在更广阔的背景下,抒写留守儿童陈土豆和一头毛驴的故事。最初的题目叫《偷着乐的陈土豆》,吉林出版集团总编辑孔庆梅建议我在“红灯笼”上做文章,我的眼前一亮,书名改成了《陈土豆的红灯笼》。

红灯笼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象征,它在小说中照亮了主人公的童年精神。陈土豆的理想就像雪天升起的红灯笼,鲜艳、明丽、不屈不挠,他心中有了这盏红灯笼,艰苦的生活不显艰苦,困难的境遇不再困难,红灯笼升起来,也升腾起他对明天最美好的期盼和祝福。

儿童文学也可以表现丰富的社会生活,表现复杂的成人世界。关键是用什么样的视角,或者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小说中,陈土豆和毛驴的故事是第一主线,由此引出陈土豆和父母的故事、陈土豆和妹妹陈小鱼的故事,陈土豆和乡邻的故事……陈土豆用他的善良和担当,化解了一个个矛盾,凸显了道德的力量。时代在发展,社会在变化,但公道自在人心。在写作的过程中,我和主人公一同成长,我和守护在陈土豆身边的毛驴一样,感受他的沉默和乐观,感动他的执着和坚守……过年了,陈土豆的红灯笼在雪天升起来——那一刻,我让毛驴的脖子戴上一串新铃铛,我和主人公陈土豆一起泪流满面。

孔庆梅老师看了初稿以后,说这是一本很有“味道”的小说。我知道,她说的“味道”,是指中国味道、乡村味道、传统味道、时代味道、成长味道……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