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必须回归到文化的滋养里才能重现它照人的光彩

——专访著名书法家韩戾军

20180603期来自:城市晚报

“学书法要有定力,

名书法家段成桂先生到师范学校,看到了韩戾军和他的字,对这个安静而上进的青年产生非常好的印象,也就此成为韩戾军成长道路上的又一个伯乐,韩戾军被从师范学校调到了吉林省博物院。

在吉林省博物院的最初几年,韩戾军的书法水平快速提升、日益精进。因为看了馆藏的很多精品原件,细心揣摩下,终于捅破了对书法艺术登堂入室的那一层窗纸,证悟了书法好坏的标准,进而对书法艺术的真谛有了自己独特的体悟和理解。

1980年,韩戾军中学毕业,考入吉林师范学校(今北华大学师范分院前身)。在这里,他遇到了又一个对自己产生重要影响书法家——张运成。张运成,字绍芝,号砚农,为我省著名书法家,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吉林省书法家协会艺术顾问,吉林省书法教育研究会副理事长,吉林市成多禄研究会会长。张运成的书法师从成世杰,成士杰则为号称“吉林三杰”的成多禄第四子。在张运成的引领教诲下,韩戾军称自己“走上了书法正途”,书法研习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成为我省最早拿国家奖的书法家。

在学校的生活很平静,就是读书、练字。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著

不追慕流行”

韩戾军认为,书法在当下被认为是简单的视觉艺术,只重视形式的花样翻新,大家竞相追求视觉冲击力,只在刺激眼球上下功夫,传统书法中那种诗意的蕴藉和书家心性的流淌丧失了。

古人恰好相反,他们在书法形式上无意于佳,往往在写诗作文中自然挥洒,书法美不期然而然产生,不论是王羲之醉后写《兰亭序》,还是苏东坡羁旅书《洞庭春色·中山松醪二赋》都是情之所至自然发抒,才成就了不可逾越的丰碑。

韩戾军说:我不是反对展览,我也是展览培养出来的,没有展览,当代就不可能涌现这么多的书法人才,展览对推出书法人才,繁荣书法事业有极大的作用。但是由于展览的竞技性质,使书家对文化的追求弱化,书法的美术化倾向日益严重。很多大学的书法专业开在美术系,我以为开在文学系为合适,有助于书法家文化的修炼、文心的养成。

以文心作字,才有可能蕴藉诗意,才能以少少许胜多多许,才能实现中国书法的真精神:形式简单,内涵无限。

“书法必须回归到书斋中,回归到书卷,文化的滋养里,回归到自我的心灵深处。走出导向。远离喧嚣,回归到个中的静照与玄思中,书法才能重现它照人的光彩。”韩戾军说。

努力使书法成为人人必备的修养

当代书法已进入瓶颈状态,中国书法家协会做了大量的工作,各种培训逐渐展开,颇见成效,尤其是对学养的重视,应该大力地点赞。

但是要想根本解决书法的发展问题,还应从根上抓起,从书法教育着手,落实书法进课堂,不把书法当特长抓,让每个人从小把汉字写好,让书法成为人人必备的修养,如此我们优秀的传统文化才有希望,书法艺术才能真正地复兴。

书法艺术的传承

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

对于当前的书法教育,韩戾军认为在书法课的设置上,除了一些条件设施比较好的学校外,在很多学校形同虚设;书法师资力量不足,合格的书法老师还比较缺,教学过程也缺乏考核。

在民间书法培训方面,有些有产业化倾向,以获利为目的,把文化当成了生意做,只求短、平、快,家长又不懂,不好辨别,导致的结果是只略懂些皮毛,而学书法一旦入了歧路,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很难改过来,也就无法继续深入,学有所成。

还有一点,优秀的书法家参与书法教学不够,呼吁我们书法界优秀的书法家走进校园,投身书法教育行列,为书法事业奔走呼号,身体力行,则我们书法艺术才能得到更好传承,我们的民族文化才能发扬光大。

/记者 刘宗保报道尹哲童摄

登堂入室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