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长眠湖南近70年跨省接力烈士魂归长春故土》后续报道

黑龙江六旬老人求助欲寻在长春的亲弟弟

20191210期来自:长春晚报

母亲病故 新生男婴被送人

长春晚报记者 何少梅

49年前,因家中突遭变故,刚出生几天的他被家人送人抚养,从此天各一方,再未相见。多年以来,家人从未放弃对他的寻找和惦念。“我们只想告诉他,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一位哥哥和3位姐姐,我们都盼着和他骨肉相认的那一天。”9日,家住黑龙江省讷河市的程兆红老人给本报“寻亲记”栏目打来电话,求助寻找失散49年的弟弟。

1970年8月9日(农历),在长春市平治街附近某医院,农安县龙王乡村民刘女士生下一名健康的男婴,这对于已经生有1子3女的程先生和妻子而言原本是喜事,不料原本体弱多病的刘女士产后突发脑溢血,病情危重。为了护理妻子,程先生将刚出生的儿子送至住在宋家洼子附近的胡姓亲属家代为照顾。遗憾的是,由于病重,几天后刘女士不幸离世。

“我母亲去世的时候,我才14岁,正在读小学,我大妹妹10岁,在家照顾年幼的二妹妹和三妹妹。”程兆红说,母亲的离世对于程家而言无疑是一记重创,“那时候我们都还小,只知道母亲去长春生孩子、看病,可是没想到她这一去竟然成了永别。”

程先生将妻子的遗体运回乡里葬下,看着哭成一团的4个儿女犯了难。全家人靠程先生在生产队赚工分养家,家境艰难,孩子又多,经常吃不饱饭。

“弟弟刚出生就没有了母亲,如果抱回家没有奶水喂养很难养活。”程兆红回忆,为了让弟弟活下去,父亲做了一个令全家人既无奈又痛心的决定。

处理完妻子的后事,程先生返回长春,和胡姓亲属家经过商议,决定通过邻居刘桂凤将刚出生几天的小儿子送给一户家境富裕的人家抚养。

牵挂多年 多次赴长春寻访

1973年,程先生带着4个孩子离开农安,到黑龙江省讷河市生活。随着家里经济条件逐渐好转,程先生越来越惦念远在长春的小儿子,经常和孩子们提起,当初将小儿子送人是他最后悔的决定。

作为家中长子,程兆红将父亲的话记在心上,下决心一定要找到弟弟。程兆红多次瞒着父亲向胡姓亲属打听弟弟的下落,可是对方均称是刘桂凤独自一人来家中将孩子抱走的,对于收养人家的情况并不知情。

程兆红多次为此事来到长春找到刘桂凤追问。刘桂凤说:“你弟弟在那户人家过得挺好的,他们在抱养你弟弟前几年还抱养过一个女孩,全家人对你弟弟都很好,不用惦记。”

“刘桂凤原来在长春某纺织厂工作,我家亲戚曾传说我弟弟被刘桂凤送给一对在该厂做工程师的夫妇抚养。”程兆红说,如今亲戚已经去世,传言真伪无从查证。

苦寻无果 向本报求助寻亲

有一次,程兆红的妹妹到胡姓亲属家串门,一个孩子好奇地问她:“你是不是有个弟弟送人了?”当程兆红的妹妹试图追问时,这个孩子便不再多说。程兆红怀疑,这个十几岁的孩子多半是听家里老人说的,也间接表明程家被送走的孩子极有可能也在宋家洼子一带生活,很多邻居都对此知情。

虽然刘桂凤和胡姓亲属有意隐瞒弟弟的下落,程兆红和家人并未放弃寻找。

2006年,程兆红的父亲带着遗憾去世,他临终前的遗愿便是希望家人们能找回失散多年的小儿子。

多年以来,程兆红通过多种渠道寻找弟弟的下落,他每年春节都会给刘桂凤打电话拜年,询问弟弟的情况,可是刘桂凤均以年岁已高,记不清楚为由回绝。9日,程兆红向本报“寻亲记”栏目求助。

13时许,记者按照程家人提供的电话尝试联系中间人刘桂凤,可是该号码语音提示为空号。

“我们对弟弟无所求,无意打扰他的生活,只想见上一面,毕竟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他已经快50岁了,有权知道自己的身世。”程兆红说。

目前,程兆红所寻找的弟弟的相关信息在“宝贝回家”网站注册登记,宽城区志愿者也进一步跟进。

据了解,程兆红的弟弟在1970年8月15日(农历)前后被中间人刘桂凤抱到养父母家(姓名不详,疑似住在宋家洼子附近),对方曾给程家100元钱,如果您是这段身世的知情人,请联系长春晚报寻亲记者电话:13610746166(微信同步)。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