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

愿献血浆点亮生命

20200227期来自:南国都市报

四年没回家

2月26日下午,儋州市首例新冠肺炎感染者蒙平(化名),结束了出院后的隔离医学观察,从海口回到了儋州。在外打工四年未回家过年,今年蒙平终于回家与家人团聚,却差点给家人带来一场劫难。1月22日他从武汉回到家,与家人吃了两顿饭,一大家六口人先后确诊患新冠肺炎,在他确诊住院后,其侄孙、弟媳、妻子、儿子等相继确诊住院。

2月8日,蒙平治愈出院,绝处逢生的他,捐献300ml血浆,用于救治危重症新冠肺炎患者。如今,他的家人们也陆续治愈出院,并加入了捐献血浆的队伍,想用生命点亮生命。今天,听听蒙平的口述。

▲蒙平(化名)的儿子曾到省血液中心捐献血浆,但未成功。

A

B

C

今年回来却带着病毒

我就是儋州的第一个确诊病例。说实在的,我心里也过意不去,对家人感到愧疚。我也不知道在哪里感染的病毒。四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今年好不容易回家与家人团聚,却不知不觉带回了病毒。

我从1998年开始就出岛打工。去了全国很多地方,北京、辽宁、广东、山东、山西、四川等,最近几年,我在成都做安保工作。2019年春节,我去了武汉,一个朋友开的公司,在那里负责水电、安保等工作,一个月工资4000元。

几年没有回家过年了,我今年早早买了机票。1月22日上午8点35分的航班,我从武汉飞海口,延误了10多分钟,飞机上180多个人,上午11点多到美兰机场,测体温正常,我就下了飞机。刚好小儿子开车来接,午饭后他把我送上了回儋州那大的出租车,他自己还要回去工作。

回到那大镇,大儿子来接我回合罗农场。一家四兄弟,我排行老二。大哥住得远一点,其余几兄弟的房子连成一排。我回来,大家都很开心,老的小的都一起玩。下午,小儿子也从海口回来了,说是他的公司知道他接触过我,就给他放假了,让他自己隔离。当晚,我们一大家10多口人一起吃饭,我跟弟弟、儿子等喝了酒,聊一聊在外面的事。

这也是我今年回来,跟家人吃的比较完整的一顿饭。第二天早上起来,我见家中的房子建了10多年了,有些老旧发黄,就骑摩托车到那大镇上买涂料,在镇上吃了早餐。回来就拿涂料先刷客厅,后刷了我住的房间,老婆住的那一间还没有刷。

1月23日下午1点多,我就觉得有点困乏、怕冷,一个午觉睡到下午3点钟。起来后我接着刷涂料,下午6点多,吃晚餐时,由于身上都是涂料,我就盛了饭菜,拿个塑料凳子在旁边吃,没有跟其他家人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后,开始有点咳嗽,时冷时热。给合罗农场书记打电话,他有些紧张,说赶紧到医院检查一下,对你自己和家人都好。

除夕夜确诊

十六天后“绝处逢生”

这个春节,终生难忘。1月23日晚上,我到儋州市人民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大儿子用车送我去的,挂号、排队,晚上11点多才轮到我检查,医生问我是哪里人,我说是海南儋州人,又问我从哪里回来,我说从武汉。

量体温,38.3℃。接着抽血、化验。当时医生说没有什么不舒服的话,就先去开药回家吃,有不舒服再联系。正准备拿药时,又量了一次体温,39.2℃。这次不能回去了。随即,医生带我到医院的传染病病房呆着,打针、观察。1月24日,除夕夜当天,医生告诉我确诊了,当时我心里感到不安,很担心家人会因为自己而感染,内心强烈自责。如果知道自己感染病毒,我绝不会回来,连累了家人。

1月25日凌晨3点多,医生说让我坐120救护车转海口治疗。和我一起在传染科病房的,还有琼中的杜医生。我们俩坐一个救护车去海口,由于是负压型救护车,我不适应,吐了两次。

到了海南省人民医院(省传染病医院)病房,我们的病床也挨着,3天后他病情加重转走了。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住院期间,我积极配合治疗,一位姓崔的医生给我打电话,问我除了西医治疗外,能不能吃中药,我说能。于是医生让我西药中药都吃。

我确诊住院后,我的家人作为密切接触者被居家隔离,前面都没有什么问题,到了2月5日起,弟媳、侄孙、妻子、大儿子、二儿子相继身体不适,进一步检查确诊新冠肺炎住院了。

当时,我的症状已经缓解很多了,我告诉他们不要怕,相信医生,就像得了一场重感冒一样。自己免疫力强就能扛过来。

我这个人心态一直很好,人生短短几十年,为何不开心地过每一天呢。我们有一个家族微信群,在里面互相安慰、互相鼓励。

2月8日,我治愈出院了,家里第一个确诊患者,我年纪这么大了,都治愈了,这个给了家人很大的信心。

想想这十六天,真的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觉。

献血浆救人

儿子和弟媳也去了

出院后,我和其他病友一起到海口的一个酒店集中隔离观察。每天有护士量体温,医生随访,特别的安心。心情比住院时,轻松多了。捐献血浆这个事,我从新闻上看到了,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要捐。国家免费给我们治病,管吃管住,我的血浆能够救治危重患者,那是救一条生命的大事,我愿意去做。

后来,我主动向医生表达了献血浆的愿望。2月17日,我们6个病友一起去省人民医院做核酸检查,符合条件后再到省血液中心体检和筛查血液。

去了6个人中,有3个不合格,献血对身体要求很高的。血压高、荨麻疹都不行。经过层层筛选,我成功捐献了300毫升血浆。

我献过几次血,其中儋州那大镇汽车站附近那个献血屋,我就去献过。当时在岛外打工,也了解到献血对身体没有什么害处,还可以促进造血功能,于是就献血了。

回到酒店,已是晚上8点多。工作人员将我们的饭菜挂在房间的门上,得知我们6个人是去捐献血浆了,说要给我再热一下饭菜,或者重新点一份。当时心里感到很温暖,我说,不用了。他们在酒店照顾我们,也很辛苦。

人与人之间,就是互相帮助,彼此温暖。一句问候,一次奉献,就让生命变得不同。我去捐献血浆后,在家族群里发了献血浆的照片,大家都问我,刚刚出院身体都不好,为何还去献血浆?我说我的身体治疗好了,但还有很多重症患者,他们用了血浆可能会好转,为什么不捐献?经过一通解释后,我的大哥、儿子、弟媳等在家族微信群里纷纷点赞。

可能是受我的影响。2月21日下午,我的大儿子和弟媳也去捐献血浆了,虽然最终没有捐献成功,但对他们的行为,我感觉很自豪。我们一家人都是懂得感恩的,国家救了我们,我们也要出一点力。

经此一劫,我要好好锻炼身体,等六个月后我还要去献血。虽然58岁了,但我还想在全国各地留下足迹,尝遍各地美食。

(南国都市报、南海网、南海网客户端记者王洪旭文/图)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