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引你走到黎明蟋蟀,为你遗世绝唱

沙河先生一路走好

成都文化大家流沙河11月23日去世,享年88岁

20191124期来自:成都商报

流沙河走了。

他的家人在哭,他的读者在哭,成都文化界甚至全国多个作家、诗人、网友都在追悼怀念他。

流沙河,这三个字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瘦弱的文人形象,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文化学者,他也是一个时代的符号,一种精神的象征。他坚守着中国传统文化这片土地,默默耕耘。

流沙河在生前曾送别了很多同时代的文化友人,几年前,车辐去世了,流沙河沉痛回忆他;余光中去世了,他又含泪写下悼词。这一次,流沙河去世,与他同时代的文化友人谁来送别?似乎已是寥寥无几。

80多岁后,他身体不好,时常进医院,晚年又一直在与时间抗争,争分夺秒地做他的研究和写作。每次去采访,看到他专注地趴在书桌前,都生怕打搅到他,他充满智慧的话语,总是让人如沐春风。

虽然他生前曾说,“劳我一生,博得书虫之名,前面是终点站,下车了无遗憾了。”其实,先生这次“下车”太突然,还是有遗憾,他的儿子如是说,他的朋友肖平也如是说。流沙河曾说他最遗憾的是时间不够用,要抓紧时间研究古汉字,讲古诗词,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书稿,否则他不会毅然决然在查到自己患喉癌时,选择了动手术。因为,他渴望回到书桌,回到讲堂。

音,从喉头挤出:

“你们好,我是流沙河。”然后全场

2005年流沙河在机场迎接余光中

响起掌声,这些掌声也是他坚持的理由。

今年,流沙河的讲座是在6月份中断的。肖平说,因为去年在8月份最热的时候,报告厅使用了空调,流沙河在家里即使30多度都不会使用空调,所以那一次他感冒了。于是今年,肖平就和流沙河商量,等过了夏天,天气凉快了再来。没想到,读者再也等不到流沙河了,他的讲义也永远停留在《宋诗三百首》那一页。

上周,肖平到医院去看流沙河,流沙河的口鼻上罩了吸氧设备,双目微闭,听到肖平的声音,他睁开双眼,把手举起来和肖平打招呼。肖平说,虽然没有言语,但是通过肢体的交流,他能体会到沙老对回归讲坛的期待。

“要得”。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