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精致女人,更难

做夏天的精致女人,难上加难

20190824期来自:成都商报

@楠楠很爱笑:“这该死的长发,不扎会热,扎起来会丑。”

让人望而生畏的夏天总算和成都人民说拜拜了。成都的夏天太恼火了,半天入不了夏,却又突然在你某一天醒来的时候,热得你毫无防备——下雨的时候是蒸笼,天晴的时候是干锅。在太阳坝坝头,稍微动一下就汗流浃背。

于是,女孩们也有了夏日特供的烦恼,不是凉鞋打脚,就是内衣太厚,要是再来个例假,整个下半身都在燃烧。养眼归养眼,女孩的难处,简直可以出一本书了。

文/王提那

不论是冬天还是夏天,我都会披头发,因为我是一只大脸猫。冬天还好,暖和嘛,可是一到夏天,只有我们自己知道,撩开后颈的头发,每一根汗毛都在滴水!

头发是什么颜色?黑色。最吸热的是什么颜色?也是黑色,整个后背像穿了一件毛衣,不是热,是烫人!有时候我在想,把头发染成绿色会不会清爽一些?

所以啊,在夏天,长发其实是一道催命符。

空气刘海是怎么流行起来的?因为热啊。普通刘海分分钟捂出痘痘,空气刘海的设计至少刘海变薄了。但是空气刘海也有风险,只要额头一出汗,刘海就贴在脑门上了,甩都甩不开,油油的,特别像三毛。

稍微一起风,头发就贴在脸上,风再大点,那真是满脸的头发,女神秒变长毛怪。要是汗水滴进眼睛里,真是难受到跳脚。

但也不敢把头发扎起来或者剃个寸头,要是把大脸盘子暴露出来,那才是万劫不复。有一天上班,我实在热得受不了,就给自己搞了个今年最流行的哪吒头,扎了两个揪揪,结果同事跑来问我:是不是最近感情有什么不顺?

@蒜泥狠:“夏天出门需要高瞻远瞩、深谋远虑。”

夏天到了,哪个女孩不想穿美美的连衣裙呢?夏天的连衣裙看着很便宜,可是这件300那件500,不知不觉竟然花了8000块!当我发现时,已经追悔莫及。

衣服多了,搭配衣服就成了个技术活。吊带的衣服要配无带的内衣,要勒紧,否则会掉下去。另外,深色的衣服要配深色的内衣,浅色的衣服要配浅色的内衣。出一趟门需要在衣柜前站很久,思考的都是衣服的战略性布局。

说到夏天穿衣服,我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心得。如果需要在外面东奔西跑,那么就不要穿深色衣服,否则一天下来,衣服上面能搓出一层盐,自己都觉得心酸。

选衣服还不是最难的环节,穿凉鞋才是。俗话说得好:“每个女孩子的脚后跟都是一部血泪史。”你上街的时候注意观察一下就懂了,很多女孩的脚后跟一到夏天就变得伤痕累累。其实根本不是鞋的质量不好,而是刚到手的新鞋通常都很硬。

有一次夸张到刚出门走了两步,就磨出血了,鞋后跟都被染红了。只好去地摊买了双拖鞋,就是在家洗澡时穿的那种胶拖鞋,丑得丧心病狂。

后来我总结出了一套相对应的方法论:先用热毛巾把磨脚的地方捂一捂,等到鞋子变软之后再锤锤锤。或者在磨脚的地方涂抹香皂、白酒、蜡烛,这些办法都可以对鞋子起到软化作用。

还有一次,我不知天高地厚,买了一双超高的高跟鞋,非常之妖孽,鞋跟尖到可以当武器使用了。穿出门洋盘了两分钟,大概就走到小区门口吧,就一瘸一拐地回家换鞋了。在夏天穿高跟鞋,有一种离太阳更近了的感觉。

化妆这种事情,想都不敢想,整个夏天基本就是这么丑过来的。唯一一次在夏天化妆还是在大学,才出门两分钟睫毛膏就晕到下眼皮了,腮红也流得乱七八糟,花得亲妈都不认识了。同行的室友关切地问我是不是中暑了……遭不遭得住?遭不住!

@包包要抱抱:“这条命都是冰给的。”

炎热的天气对我们这些精致的好吃嘴儿极其不友善,吃火锅、串串基本就不化妆了,不然一擦嘴,把嘴周围的粉擦没了,上半张脸又是白的,跟个唱戏的一样。

遇到有些排队两小时的餐厅,也只能热着了。有一回我们一群好吃嘴相约去重庆吃网红火锅。那真的是一个路边摊,老板的态度是爱吃吃,不吃爬。就连餐厅里面的温度也高得吓人,每个人手边都捏着一张擦汗的纸,辣得悉索悉索的。

然而这阵仗在我们这些久经沙场的老将面前,都不是个事儿。不是要排队么?我们一边排队一边打牌一边喝完了一件冰镇的山城啤酒。等了整整两个小时,终于轮到我们这群“猪猪精”。当我吃到第一口毛肚时,激动到眼泪花儿都要飙出来了。

所以,对我们这种既想保妆容又想要口福的猪猪女孩来说,夏天,我们是把冰粉、凉糕、凉虾、冰奶茶、冰咖啡当饭来吃的,一天不续上就浑身难受,像被下了蛊一样。卖冰粉的商家也是不要成本地加料、创新,建设路有家摊摊,还发明了什么“爱马仕冰粉”,花生、山楂、芋圆、芝麻,不要钱地往里加,简直做成了八宝粥,卖个冰粉跟拼命似的。

当然这样的结果就是,一算账,用掉的钱比正二八经吃饭多得多!

@妖妖:“夏天不敢戴首饰,一怕挂花,二怕戴‘绿’。”

我有戴表的习惯,一到夏天,手腕就变得黑白分明。为了掩盖这种黑白分明,只好每天都佩戴手表,从而形成了恶性循环,哪怕到了冬天也恢复不了,手上一直都横着一条杠,快成胎记了。

有好几次,我的手镯、眼镜和项链被汗水染过之后,开始流出一种绿色的液体,超级恶心。刚开始我以为是首饰戴太久了,就买新的。后来发展到染一条我扔一条,扔一条我再买一条。那时做销售,赚了点小钱,真是膨胀得不得了。可是就算换新的,该绿还是绿,我百思不得其解。

后来一位当初中化学老师的朋友跟我科普之后才知道,那个叫“铜绿”,是铜在空气中被二氧化碳、氧气和水共同腐蚀下产生的一种碱式碳酸铜物质。看来夏天选首饰,还要仔细挑选成分,否则一出门就把自己整得绿了吧唧的,太瓜了。

有一次我戴的手链直接把我的裙子挂出了丝,一拉拉了好远。刚买的裙子啊,才穿两次就牺牲了!因为这件事情,我把戴首饰的习惯彻底戒掉了。啊,真是一个难忘的夏天。

@潮人不分冬夏:为了扮酷,每天回家脱鞋那一瞬间,臭得差点晕过去

想做潮人很简单,去做和正常人相反的事情。比如夏天普通女孩穿凉鞋、穿高跟鞋,那我就穿AJ、穿大黄靴,配上愤世嫉俗的长袜,再热也不会告诉你。可是每天回家脱鞋的那一瞬间,我都被臭得差点晕过去了,袜子都能拧出水来。但是我要告诉苍天我不认输。

夏天穿AJ有一个好处,就是把腿衬得又细又长,再配上“下半身消失”的衣服裤子,双手很配合地插进口袋里。那股拽拽的劲儿都快赶上混世魔王小哪吒了。

最夸张的一次,为了能在春熙路鹤立鸡群,我选择了一顶荧光绿的针织帽,热得像戴了一顶风火轮。那回头率、那嘚瑟,让我瞬间觉得受的一切苦都值得。正在我享受路人投来的目光时,我听到背后传来一句:“你看那个傻子。”

难搞哦……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