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方释放出的信号对缓和局势具有积极作用

20190730期来自:成都商报

履约问题上的矛盾不易解

伊朗与欧洲三国的矛盾是本次会议的一个重要背景。美国去年5月单方面宣布退出伊核协议并恢复对伊制裁后,伊朗采取了以“战略耐心”回应美方“极限施压”的策略,希望其他各方能够坚持履行协议,提供协议承诺的部分经济红利。然而,美国不但禁止本国企业与伊朗的经贸往来,还以“长臂管辖”方式威胁制裁与伊朗交易的他国企业。为此,英、法、德今年初宣布建立与伊朗的“贸易往来支持工具”结算机制,帮助欧洲企业绕过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和支付体系继续与伊朗贸易。但对欧洲企业来说,在美国市场和伊朗市场必须二选一的情况下,结果不言而喻。

欧洲国家在履约上没有进展使经济因制裁遭受重创的伊朗日益不满。分析人士认为,伊朗虽在言语和行动上毫不妥协,但仍反复表达留在伊核协议内的意愿,其行动截至目前仍可控可逆,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主要意图还是敦促欧洲采取切实行动。

尽管与会各方此次都表达了挽救伊核协议的决心,但分析指出,伊朗与欧洲三国在履约问题上的矛盾并不容易解决。

伊核协议是包括欧洲三国在内的各方长期努力取得的外交成果,而且美国的“长臂管辖”使伊核协议达成后欧洲企业与伊方签下的许多经贸“大单”不得不中止,欧方的一些先期投资也“打了水漂”。因此欧洲三国一直主张维持伊核协议,反对美国单方面退约和对伊制裁的行为。

但问题是,即便欧洲国家的政府有继续与伊朗开展经贸往来的意愿,然而经贸活动的主体是欧洲的企业,它们不会因政府意愿而去冒得罪美国的风险,政府也无法强制它们这么做。而且美国坚持对伊“极限施压”,欧洲国家也难以说服其改弦更张,因此要满足伊朗对经济红利的要求可谓困难重重。

同时,伊朗为逼欧洲国家采取切实行动而突破伊核协议,也必然引发欧洲国家不满。如伊朗继续升级突破举动,其与欧洲国家的矛盾恐将加深。

此外,欧洲三国中,英国在伊核问题上的态度存在一定变数。在英国与伊朗互扣油轮事件发生后,英国向霍尔木兹海峡派遣军舰护航,英伊关系紧张。同时,英国新政府谋求与美国加强“特殊关系”,希望“脱欧”后与美国达成自贸协议,因此在对伊政策上有可能向美国靠近。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