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大

第一次带出去就被偷走

20190519期来自:成都商报

—我上大学的第一个暑假,老爸买了他人生中第一部大哥大。我依稀记得那部电话算是当时流行的手提电话里比较小巧的了,翻盖,外壳黑色,价格不菲。

那个暑假我和另外两个高中同学约好一起去爬青城山。当时我家还没搬到成都,那也是我第一次独自约同学出远门。老爸出于对女儿的宠爱,以及方便我们联系家里,就慷慨地把这部电话借给了我,让我雀跃不已。

在青城山的旅行都很顺利,也没遇到需要马上打电话给家里的情况,我也一直都小心翼翼把它在背包深处放好。

从山上下来后,我们回到成都,打算在成都住一晚再坐车回家。其中一个高中同学的亲戚正好就住在火车北站附近,她就带着我们去了那个亲戚家住。晚上吃了饭后,三人商量:要不去北站看一下车次,看回家的路上要不要顺路再去哪儿耍一天,因为这一路耍得很开心。

当时感觉,就是自己已经完全长大成人,独立行走在世界上,年轻又潇洒。

当然,这种幻觉分分钟就被残酷的社会现实给击碎了。

在火车站看完车次,我们打算第二天去江油再玩一天,我终于找到机会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了最新的安排,妈妈应该也没忘了嘱咐我注意安全,但似乎没有特别强调小心手机。

我们坐上公交车往回走。我坐在窗边,手机放在一个手提袋里,好像是买衣服的那种纸袋子,敞口,100%敞开。

如今回想,真是不敢相信自己当时竟然如此心大。在鱼龙混杂的火车站转了一圈,公然“露富”亮出手机,然后丢在纸袋里坐公车往回走。

车开出不远,我余光注意到有个男的坐在我身后那排,左手伸出车窗,像是很随意在乘凉的样子,当时的第一反应是有点儿奇怪,还下意识瞄了一眼袋子里的手机。

当时的手提电话都会有个天线,天线旁还会有盏小绿灯,隔一会儿就闪一下。我斜眼看了下手机,小绿灯刚好闪了一下。过浅的社会阅历和生活经验,让我就此没有多想,更没有去把袋子收好。

停过一站还是两站后,抑或是直到下车时,傻子一样的我这才发现手机不见了。那种惊慌和痛彻骨髓的后悔,时隔这么多年回忆,依然感到痛苦。我一路大哭着走回住处,两个同学除了安慰我也没有别的办法。

我爸人生中的第一部大哥大,就这样被我给弄丢了。 (文/怒放)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