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市彭山区法院公开宣判涉“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村支书成“村霸”家族式“恶势力”犯罪分子被判刑

20190511期来自:成都商报

“村霸”村支书作恶一方形成家族式“恶势力”

庭审现场

聚众打架斗殴、强买强卖乌木、敲诈勒索企业、贪污环境治理经费……一伙以村支书父子三人为首要分子、主要成员,另有兄弟、侄子、干儿子、朋友参与,曾经实施多起犯罪,共21名被告的“恶势力”犯罪集团,终于受到了法律的严惩。

5月10日,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从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法院于10日公开宣判这起涉“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村霸”任先利是眉山市洪雅县花溪镇黄龙村人,曾于1994年殴打派出所民警后获刑一年,在刑满释放后,因兄弟姐妹人数多达九人,加之自己具有前科,他成为当地“一霸”。

2001年以来,他先后担任花溪镇黄龙村主任、村支书、花溪镇唐坝社区居委会主任、支部书记、红旗电站电管站站长等职务,逐渐扩大了自己的“影响力”。而两个儿子任飞宇、任伟则依托着父亲的影响力,逐渐坐大成势,纠集了刘明松、孔凡晋、陈磊、李景超、张先勇、任先能、任海奇等人,发展形成“恶势力”犯罪集团,长期在花溪镇一带称王称霸,为非作恶。

在民间借贷中充当“地下执法队”寻衅滋事、在乌木行业中敲诈勒索、在电管站拒绝股东查账持刀威胁、对茶厂百般刁难强行断电索要罚款、虚报冒领国家财政基金……这个“恶势力”犯罪集团组织参与了多起违法犯罪活动,而任先利则利用“特殊身份”,多次处理违法犯罪的善后事宜,参与其子等人实施的犯罪,并利用职务之便伙同他人侵吞公共财物。

父子三人和手下的“爪牙”成为名副其实的“村霸”,形成了称霸一方的家族式“恶势力”犯罪集团。

无恶不作: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

经彭山区法院审理查明,任先利等人的犯罪事实清晰地展开在大众面前。

2004年开始,任先利担任红旗电站电管站站长,违反公司规定,长期经济账目不清,管理混乱,并拒绝让股东查账。2016年10月,红旗电站提议罢免任先利电管站站长职务,致使任先利大怒,其子任飞宇、任伟纠集十余人携带刀具到电站“教训”股东代表廖某某等人,导致上百名群众围观。廖某某被强迫放鞭炮“冲喜”,并写道歉信张贴在电站外。事发后,没人敢再罢免任先利,其继续任电管站站长。

2016年2月下旬,任先利以用电手续不完善、变压器不合格等为由,对江某某等人合伙开办的茶厂停止供电,要求罚款30万元,交户头费10万元。江某某被迫筹款10万元交给任飞宇,任先利随即对茶厂恢复通电。后来,任飞宇、任伟等人以各种理由为难,茶厂被迫在2017年停产倒闭。

2017年9月21日,任伟等人欲低价强买陈某某挖掘的乌木,被拒绝后,就到停放乌木的屠宰场准备强占,并与屠宰场人员发生冲突斗殴。最后,以冮某某等屠宰场人员被刑拘,主动向任先利赔礼道歉收场。

除了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他们还把手伸向国家财政资金。2015年6月,花溪镇政府以签订服务合同的方式,安排唐坝社区负责场镇范围环境综合治理工作。任先利代表社区签字后,为了占有财政拨付的工作经费,以签订虚假承包合同方式,将没有参加环境综合治理工作的儿子任伟和儿媳等亲戚名字虚列在工作人员名单中,累计虚报冒领14万余元。

21名“村霸”被判刑

首要分子被判刑17年

这伙“村霸”的累累恶行不仅于此,当地群众还陆续反映了他们的诸多恶行:

任先利当村书记期间,不按组织程序,想给谁弄低保就给谁弄,任家和很多亲戚是贫困户,真正的贫困户却评不上;

任家在黄龙村乃至花溪镇都没有人敢惹,在社会上“吃烂钱”,长期手下有六七个人在一起,一喊可以喊四五十人来,谁敢反映问题,要被收拾惨;

企业被威胁借款,只有主动示好、“交朋友”才能正常经营;

游客经过时被“碰瓷”,任先利自称镇长,拿钱私了才能走;

任家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有西瓜刀、开山刀、防刺服,随时准备打架……

5月10日,彭山区法院公开宣判了这起涉“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任先利、任飞宇、任伟等形成了称霸一方的家族式犯罪集团,任飞宇系首要分子,任先利、任伟系主要成员,九名被告人系一般成员,另九名被告人分别参与该集团犯罪,分别根据其作用、情节,予以处罚。

其中,曾担任村主任、村支书、电管站站长等职务的“村霸”任先利,犯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贪污罪,数罪并罚,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其大儿子任飞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七年,小儿子任伟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犯罪集团其他成员分别被判处七年至十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钟成、张书恒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陈柳行 蒋麟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