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生病 确诊神经母细胞瘤

20190107期来自:成都商报

孩子生病

确诊神经母细胞瘤

2015年8月,刚刚满3岁的小儿子剀剀总是喊双腿膝盖疼痛,剀剀妈妈昝燕带他在当地医院检查,住了一周院,医生怀疑是生长痛,但剀剀的情况并没有得到缓解。昝燕又带着孩子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做检查,确诊神经母细胞瘤。

2015年9月中旬,剀剀接受了手术治疗,切除了肿瘤。昝燕说,做了长达一年的化疗,2016年8月,剀剀做了自体造血干细胞移植,吃了一年的维持化疗药物,剀剀的病情得到了较好的控制。

因为儿子这一场大病,杨仕刚和妻子花光了积蓄,“看病用了40多万,欠别人16万多。”昝燕说,自己家住广元市旺苍县,两个儿子出生后,自己一直照顾孩子没有工作,丈夫则在河南的矿场打工。“好的时候七八千,不好的时候就是五六千。”杨仕刚说。因剀剀需要按时复查,而矿场的工资常常一年才能结算,杨仕刚远赴新疆打工,“找了个每个月能按时发工资的活路。”

爸爸患癌

无奈暂缓化疗

2017年底,杨仕刚从新疆回到家中。这次回家,是因为右腹总是胀痛,到2018年5月前后,已经影响到了正常工作。但是,杨仕刚没有舍得去医院检查,“痛一阵又不痛了,想到娃儿看病要花钱。”

拖到7月,胀痛越发明显,杨仕刚到当地市级医院做检查,8月16日,确诊肝癌中晚期。“做了手术之后,一天(体重)掉2斤。”昝燕说,手术后,自己陪着丈夫恢复治疗,每天都去量体重,那段时间,身高175厘米的杨仕刚体重掉到了不到120斤。医生担心他身体太差扛不住化疗,让他休息一段时间再回来。“医生说肝脏的癌症转移快,让一定要去化疗。”

但杨仕刚没有回医院化疗,手术后不到2个月,他还尝试着出去做了10多天活,家里实在也拿不出钱继续化疗了。“娃儿看病也要用钱,我就慢慢再挣点钱,再说化疗。”

再次病重儿子对爸爸说“别放弃我”

“这几天又在发烧。”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