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杀“用力过猛” 美伊矛盾难解

20200121期来自:光明日报

苏莱曼尼事件的发生偶然性中有必然性。过去几十年来,美国始终将伊朗视为“眼中钉”,想方设法对其围堵遏制。这次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实际是美国持续加大对伊朗围堵遏制力度的最新体现。美国敌视伊朗主要有三方面原因:其一,这是由美国的全球战略决定的。美国作为孤悬于欧亚大陆之外的海洋大国,其在欧亚大陆的核心目标,就是防止出现潜在挑战者,阻止欧亚大陆内部整合,为此想方设法制造纠纷、动荡、冲突,以便使美国从容扮演“离岸平衡手”角色。冷战时期,美国对欧亚大陆的“巨无霸”苏联采取遏制政策。苏联解体后,美国一度陷入战略对手迷茫,搞不清谁是主要对手。“9·11”事件发生后,美国很快将恐怖主义锁定为主要威胁,将中东视为美国塑造“国际新秩序”的主要突破口。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伊朗作为中东地区大国,日渐成为美国的打压重点。伊朗素有大国抱负,对外政策独立自主,并将“反美反以”作为基本国策。

尤其是进入21世纪后,中东几次地缘格局重大变动(2001年阿富汗战争、2003年伊拉克战争、2011年阿拉伯剧变),均使伊朗从中受益,相对崛起态势越来越明显。这让美国如坐针毡,将遏制削弱伊朗乃至推翻伊朗政权视为战略性目标。因此,美伊矛盾是结构性矛盾,很难轻易化解。由此不难理解,尽管伊朗在“9·11”事件后积极配合美国反恐,向美国伸出橄榄枝,但小布什政府并不领情,反而将伊朗冠以“邪恶轴心”“暴政前哨”等种种恶名,并将伊朗列为继伊拉克之后的“下一个目标”。2015年以来,伊朗希望借伊核协议达成缓和美伊关系,不料特朗普上台后翻脸无情,不仅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还对伊朗“极限施压”,使美伊关系紧张到前所未有的程度。

其二,这是由美国的中东战略决定的。美国在中东有几个战略性利益,如保证以色列安全、防扩散和防止敌对地区性大国崛起,还有就是维持石油用美元计价等。而伊朗几乎对美国的所有上述利益都构成了挑战:扬言将“以色列从地图上抹去”威胁到美中东铁杆盟友的生存安全;发展核计划戳到美防止核技术扩散的痛处:伊朗的壮大本身也威胁到美国悉心建立的中东地区秩序;用欧元取代美元进行石油交易,直接威胁到“美元霸权”的根基。

因此,伊朗是美国在中东维系霸权统治的最大“拦路虎”。美国“如何控制中东”的问题,很大程度就变成了“对伊朗怎么办”的问题。2007年3月,美军退役四星上将韦斯利·克拉克(1999年科索沃战争时任北约联军总司令)接受采访时称:“我们准备5年内干掉7个国家,开始是伊拉克,然后是叙利亚、黎巴嫩、利比亚、索马里、苏丹,最后是伊朗。”这些年来,美国打着“反恐”和“民主改造”的旗号,已经导致伊拉克、利比亚、苏丹等国出现政权更替,叙利亚也在持续内战中元气大伤。伊朗就成为美国在中东称霸的最大障碍,乃至是唯一障碍。特别近年来伊朗地区崛起加快,使美伊“崛起与反崛起”的矛盾重趋激烈。由此不难理解,2017年特朗普上台后对伊强硬政策变本加厉。

其三,这是由美国现任总统的个人执政风格决定的。特朗普是商人出身,其外交注重“成本—收益”分析,“美国优先”口号是这种理念的直接体现。这种“交易型现实主义”在美伊关系中体现得尤为突出。在特朗普看来,伊核协议对美国是个“亏本买卖”,其不满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没有永久解决核问题;二是没有限制伊朗导弹开发;三是没有遏制伊朗在中东的扩张政策。因此特朗普最终在2018年5月单方面退出核协议,并对伊朗进行“极限施压”。按照特朗普的盘算,“极限施压”可迫使伊朗乖乖坐到谈判桌前,签署对美国更加有利的新协议,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不料伊朗“不按套路出牌”,反而重启核计划,导致美伊对抗重新升级。此次特朗普下令暗杀苏莱曼尼,本意是报复伊朗支持抗议者强闯美驻伊拉克使馆,同时遏制伊朗地区扩张势头,但“用力过猛”,导致美伊对抗进入到前所未有的失控状态。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