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哑铃式结构”向“橄榄形结构”转变

20200113期来自:光明日报

3

抱团做大产业,合力构建工业综合体。第三是制度支撑。以制度保障促进生产要素在区域间扩散、回流,促进区域协调发展。

李后强:唱好成渝“双城记”,关键要思考如何将成渝两市的“拔河效应”变为“抱团效应”,如何使双城经济圈的“哑铃式结构”变为“橄榄形结构”。近10年间,川渝地区生产总值取得了年均超10%的增长率,已接近6万亿元规模,但与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等城市群相比,短板主要在于城市体量规模较小、产业同构程度较高、公共服务能力较弱、协同组织机制较差。要解决这些问题,就要整合成渝两地的力量和资源,突破现有利益格局,充分释放“双核椭圆”的张力。

肖金成:成渝地区城镇体系有待优化。中小城市与大城市在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供给等方面存在较大差距;农业转移人口与城市居民享有的基本公共服务水平存在较大差距。除特大城市重庆、成都外,区域内缺乏大城市;而中小城市发展相对滞后,人口集聚规模小;小城镇数量众多,但对人口的吸纳能力较小。不同规模城市之间尚未形成紧密的有机联系。

光明智库:强化重庆和成都的中心城市带动作用,使成渝地区成为具有全国影响力的重要经济中心、科技创新中心、改革开放新高地、高品质生活宜居地。实现这个目标需要突破哪些瓶颈?

李敬:至少有三个瓶颈需要突破。第一是规模支撑。作为一个重要增长极,成渝城市群的规模和体量还需要扩大。第二是产业支撑。重庆和成都虽然在电子信息、装备制造和金融等产业上已表现出较强的国际国内影响力,但要发挥增长极作用,还必须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