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项基础训练水平低 足球人才培养的短板

20191124期来自:光明日报

使更多的孩子们投入到足球运动之中。 新华社发

高水平运动员培养是一个系统工程,从早期训练开始,一般要经过全面基础训练阶段——专项基础训练阶段——专项训练阶段,而后进入职业发展阶段,构成完整、系统的优秀运动员培养周期。不同项目运动员成才周期的时间不同,一般为5年至15年。体操、跳水、乒乓球等项目的成才周期短一些,中长跑、足球项目的成才周期相对长一些。

运动员培养周期中各阶段的训练任务不同,训练内容、训练方法也不同。以足球为例,12岁以前(即小学及学龄前阶段)为全面基础训练阶段,训练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孩子的足球兴趣,为将来成为优秀运动员打基础;12岁以后(即中学阶段)为专项基础训练和专项训练阶段,重点培养球员的足球技术、在比赛中应用技术的能力、战术意识和团队精神等,是足球人才培养的关键阶段。如,12岁至14岁,是提高足球运动员个人技术的最佳年龄段,错过这个技术发展黄金期,队员球技很难再有提高;再如,16岁之前一般不进行专

门的肌肉力量负荷训练,16岁以后,逐

渐增加肌肉力量练习,全面发展体

能。

足球发达国家的训练实践表明,从专项基础训练阶段开始,球员要逐渐接受高水平专业训练,这种专业训练多在足球学校或俱乐部的青训学院进行。足球发达国家的足球协会都有适合本国运动实际的青少

年训练大纲,以确保青少年都能接

受高水平训练。如荷兰足协制定全国统一的训练大纲;英足总制定青少年足球技术训练与测评标准;德国足协制定适合不同年龄的基础训练和高级训练大纲;日本实施俱乐部训练中心制度,强化和发展日本足球特色,培养未来足球明星。

我国足球人才培养恰恰在这个环节出现了问题。校园足球的开展使我国踢足球的人数增多,发展前景看好,但专项基础训练、专项训练水平低,成为制约我国足球人才培养的短板。主要表现为:第一,高水平足球学校偏少。我国目前仅有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上海根宝足球基地等为数不多的高水平足球学校,无法满足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需要;第二,很多俱乐部不重视青少年培养。不少足球俱乐部只顾眼前运动成绩和经济利益,缺乏长远规划,宁愿把大把钱用于购买大牌明星,也不用于青少年培养;第三,教练员训练水平不高。我国足球青训教练员大多水平不高,在培养青少年的关键阶段,无法有效地提高青少年的运动技能、战术意识、团队精神,与国外同年龄段运动员差距拉大。我国目前各年龄国家队队员在比赛中表现出的技术粗糙、缺乏战术意识等问题,就是在青训阶段训练水平低留下的后遗症。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