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反制措施理性、坚决而有力

20190826期来自:光明日报

本报记者

李盛明 张斐晔

8月24日,美方宣布将提高对约5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税率,中方对此坚决反对。25日,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举办近期中美经贸摩擦形势学术研讨会,来自国际贸易领域的十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并发言。他们一致认为,美方这种单边、霸凌的贸易保护主义和极限施压行径,违背中美两国元首共识,违背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原则,严重破坏多边贸易体制和正常国际贸易秩序,必将自食其果。中国政府对美方进行了反制,提出了约750亿美元的反制措施,反制是理性、坚决而有力的。

全国政协委员、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党委书记、院长顾学明表示:“美方任何极限施压和恐吓讹诈对中国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中国在重大原则问题上会坚定不移地捍卫自己的核心利益,一寸也不会让。”美方宣称,贸易战对中国的影响比对美国大,但是从跟踪数据来看结果恰恰相反。从影响程度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出口中国的影响相对更大,贸易摩擦导致的中国一些产业转移,形势也完全可控。

中美经贸摩擦到底是谁受的影响更大,谁手里能打的牌更多,与会专家用大量严谨的数据分析给予了坚实的佐证。他们认为,美国对中国进口依赖度的情况最能说明问题。美方日前宣布将分两批对约3000亿美元自华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其中的第二批,也就是将于12月15日加征关税的商品,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占比达到80%到90%。也就是说,像手机、电脑、服装等商品,美国严重依赖于中国进口。对此类产品加征关税,意味着美方需要寻找可替代的贸易对象,但是“80%的占比怎么能够替代呢?找谁替代呢?短期可以替代吗?短期内替代这3000亿美元商品的难度是非常大的”。

“朝最好的方向努力,做最坏的打算。”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说。“中美经贸摩擦不断,但真的能够把我们搞垮吗?我们冷静分析的话,结论是否定的。”近些年,美国占我国全球进口总额的比重大约为13%(该比重的峰值是2000年的18.92%)。正所谓东方不亮西方亮。梅新育强调,中美经贸摩擦将进入一个比拼耐力的阶段,而中国显然耐力更强。“从财政政策方面来看,美方已经没空间了。相形之下,中国的空间却很大。”对比中美两国的国家负债率和财政赤字就可以看出端倪。他说,“到2018年底,中国政府负债(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债合在一起)33.35万亿元,相当于GDP的37%。美国政府负债则在2017年就已经占到了其GDP的104%,差不多是中国同期指标的3倍。更重要的是,美国的财政赤字基本上没有形成对应的资产,因为它的财政赤字都是消费性的,没有形成对应的市场。中国的财政赤字和政府的债务大量地用于投资,有对应的资产,因此我们的财政政策稳增长的空间比美国更大”。从货币政策方面来看,中国可以调节的空间也比美方大得多。以基准利率为例,目前中国的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是4.35%,现在美联储降息了以后,美国联邦基金的目标利率是2.05%,“下调降息稳增长的空间谁更大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再看准备金率,差距更大,“我们目前的法定准备金率是11%,美国实际有效的是1%”。

“中国采取理性的反制措施,可谓有理有力有节。”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认为,有理在于:中美贸易不平衡的根源主要在于美国自身的经济发展模式,在于美国为维护美元霸权的政策,在于美国对高技术产品出口中国实行管制的政策,这是中美经济结构差异、市场平等竞争的结果。但美国丧失理性地选择了抛弃多边经贸规则,单边挑起并不断升级经贸摩擦。中国为了维护自身的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为了维护中国自己的发展权利,捍卫多边主义和经济全球化采取反制的举措是有理的。

有力在于:在反制措施中,中国对美国出口中国的大豆、玉米、棉花等农产品及原油等商品加征关税。反制措施实施后,美国金融市场发生巨幅振荡,不仅10年期国债收益率和两年期国债收益率出现明显的倒挂,而且股市大幅度下挫,原油市场和期货市场也大幅度下行,可见我们反制措施是极其有力的。

有节在于:在反制美国升级经贸摩擦的同时,中国谋求不断降低进口关税的总水平,扩大从世界其他国家的进口,公平对待境外的投资者,其中也包括美国在华的投资者,努力改善营商环境,深化对外开放,维护全球价值链、供应链和产业链的稳定。反制的同时,考虑到自美国进口商品的可替代性以及对企业发展、结构升级和消费者利益的影响,实行申请排除加征关税的办法。在反制的加征关税清单中,都实行了阶梯式关税的税率,加征关税的商品大多都具有可替代性,这样最大限度维护了经济全球化,维护了企业的发展利益和消费者的利益,减轻对中国社会经济的不利影响。

(本报北京8月25日电)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