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被迫脱鞋坐公交还有多少服务行业在看人下单?

20180607期来自:现代金报

漫画闵汝明

近日,贵州省德江县2路公交车在途经大龙阡路段时,一名六旬老年乘客因鞋底粘有泥土,被当事公交司机杜某要求擦干净后乘坐下一趟车,随后老人脱下鞋、手上拿着鞋、打着赤脚、背着背篼走上了公交车。相关视频一度在网络疯传,引发众多网友声讨。当地运政部门核实后,携当事人等登门向老人道歉,涉事驾驶员杜某被责令解聘,公交公司被处5000元罚款。(6月6日澎湃新闻)

一段直击人心的短小视频中,一位老人的悲情形象被塑造得淋漓尽致。这之后,无怪乎炸锅的网友要口诛笔伐,无怪乎主管部门非得重罚方可平息众怒。视频化的表达,总能删繁就简地完成叙事,也总能第一时间引发情绪共鸣。蛮横的司机,受辱的老人,再加之赤脚乘车的催泪桥段,所有这一切既构成了事件的全部表象,也提供了一种道德指向鲜明的真相。短短视频所呈现出的人心善恶、是是非非,太多人心有戚戚。对于老人的维护,恰恰是在维护某种最朴素的公义。

公共服务行业看人下单、双重标准的现象,可以说是存在已久的老问题了。并且,这一状况在偏远城镇、基层单元还要表现得更为明显。众所周知,公共服务业普遍都存在着重复劳动所滋生的枯燥和倦怠感,这很容易导致个体的情绪失控体现在工作层面。为此,才需要加强持续的职业训练,才需要以标准化的管理来对冲风险。理想状态下,服务者理应给服务对象提供无差别、去人格化的服务,而无论对方是老人、小孩还是青年壮汉。事实上,在绝大多数大中城市,公共服务的标准化已经有了相当的水准。可是,在某些小城某些乡镇,不少服务业者还是多以“主人”自居,还是在凭着主观心情和好恶在应付工作。

说到底,这并不是一个“恶司机”和“老农民”的私人恩怨,而是再次表明,公共服务业在某些地方仍然处于某种原始而低级的阶段。从业者的素质或高或低,心情或好或坏,这些变量因素原本都该在标准化训练和规范化管理之中得到消弭、变得可控。唯有这样,我们才不必依赖众人的声讨去为弱者讨个公道。 然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