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宿杏花村

20191130期来自:萧山日报

最美杏花村,江苏有,山东有,安徽有,山西也有,但是与杜牧有关的,一是山西汾阳杏花村,二是安徽池州杏花村。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去了汾阳杏花村,那里的好酒吸引了我,那里的美景令我流连忘返。

到汾阳杏花村,正是夏天傍晚,我与当地一位朋友寻家酒馆,两人开怀畅饮。晚风虽有些凉,但觉得软软的,绵绵的。我喜欢在这个时候喝点酒,今天的酒自然是汾酒,这酒浓香馥郁,甘甜爽口。在杏花村,不尝上几口,就像诗里少了灵感。我一边品,一边吟起郭沫若的诗句来:“杏花村里酒如泉,解放以来别有天。白玉含香甜蜜蜜,红霞成陈软绵绵。折冲樽俎传千里,缔结盟书定万年。相共举杯醉汾水,腾为霖雨润林田。”

这夜,我在杏花村里走上一走,忽又想起李白和杜甫来。他们曾经来过,大约找了个酒馆,把酒言欢,一杯接一杯,直至彼此酩酊大醉。醉中的月光照耀着宁静的杏花村,李白和杜甫的笔挥洒自如,把酒与天地融为一体,最后以一声狂笑而就此搁笔。不过这仅仅是我的幻想,李白和杜甫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有眼前的云,这些云搬不动,也移不走,却把杏花村紧紧地包围其中。田野,一望无际的,一直延伸到云的深处。淡淡的雾像白色的裙带笼罩在田野上,微微的,宛若睡美人在均匀喘息。从远向近,河、河面上圆形拱桥,像梳妆台,一只只小舟靠在岸边,一动也不动,像正在化妆的女人。

我能嗅出夜的味道,——不,这是弥散在空气里酒的味道,还有渐隐渐去的歌声。而此时,我分不出哪里是酒,哪里是温婉的旋律。这夜,我醉在杏花村,在那片安静得出奇的天地里睡着。我梦见自己正向杏花村的深处走去。我会去哪里呢?杏花村或许像历史的长河,沿着细微的浪花滚滚而去。或许今夜时光能倒流,去了一千多年前的唐朝。那里有城墙,有城门,一群属于唐朝的子民,他们从田野里走出来。夕阳挂在城头上,牧童骑着牛回家。我知道那时候有民间小调。他们一路哼着,一路欣赏田野无限的风光。牧童的笛声悠远,在乡间的小路上留下回响。

想想总有些忧愁,只是我站在时光的外面,而这里的变迁却在时光里面。沉吟“清明时节雨纷纷”的诗句,突然觉得杏花村有些厚重。这夜我想起很多的事,也想起很多的人。有个诗人背着行囊,带上还没启封的酒从这里出发。他想做个流浪的诗人,渴了就喝口酒,累了就睡一会。直到有一天,他从外面回来,走进这个水乡里面。他说,自己属于这里,属于一望无际的田野,属于带着乡土气息的诗。

或许,这就是他的根,有山,有水,有地,有他需要成长的情感。不过就在今夜,我没有他的音讯。我想,他就在今夜里,他的灵感弥散在酒里,田野里,或者在被人一直耿耿于怀的地方小曲里。

下半夜,杏花村真的很安静,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而我总有些错觉,嗡嗡,嗡嗡。这是杏树开花的声音吗?也许是时光穿越不同时代的声音。但我听得分外清晰,这些都不是,应该是杏花村特有的夜的声音,夜的语言。这种语言在别的地方是没有的,只有这里有。因为我觉得,这种语言和那个诗人一样,带着一种醉意去欣赏。

杏花村是属于这片土地的,总是那么安宁,总是活在无法言喻的诗意里。这就像飞翔的鸟,轻轻飞出屋檐,盘旋在田野上空,或者在水面上。一群孩子坐在屋檐下,用天真的眼神望着,好像这里的一切都变得那么童真。

西流的月光渐渐下去。天空突然格外高远,相比而言,杏花村似乎被浓缩了,浓缩成一团烟,一团雾,更像一滴酒洒落在纸上,成了另外一种对诗意的诠释。可是,就在这夜,——杏花村的夜,像开启的一扇城门,悄悄地把天下容纳,把一张杏花村的名片传递到世界各地。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