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深情,时刻为我守候

20190511期来自:萧山日报

■陈于晓

母亲不会服药,什么药到了她的嘴里,都咽不下去。记得早年在老家,母亲常闹牙疼,我们看不过去了,去给她买上几粒止痛片,但母亲又犹豫着不敢吃。或者还没等咽下,就吐了出来。看着她吃药的样子,仿佛比牙疼还要难受。有时,我们问她,母亲说,她已经吃了药了,但牙还是疼。后来,奶奶偶然在垃圾堆里发现了母亲扔掉的止痛片,才知道母亲骗了我们。

今年一月份的一场大病,让母亲住进了医院。这是我记忆中母亲第一次住院,这回,母亲必须吃药了,而且要吃很多的药。母亲住院七天,晚上大多由我陪着。我最担心的是母亲吃不下药,“苦口婆心”地劝,还得让医生“吓唬”她,不吃药的后果有多严重。母亲终于鼓足“勇气”吃药了,尽管还没咽下就咳了出来。看她吃药的那个“痛苦”,我恨不得一把抓过来,全替她吃了。只是后来,我也不清楚怎么一来,母亲就学会吃药了,至少咽得下去了。

这些年,每年体检,母亲的一些“指标”,比如血脂、血压等等,都不太正常,其实早该注意了。就是因为母亲不会吃药,就一直拖着,没去看医生。我总侥幸地以为,母亲的身体应该没事,直到这次突发心梗,幸亏送医及时。守着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看着她那花白的头发,我忽然地一阵心酸。仿佛就在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老了。

父亲过世以后,母亲就搬进城里和我们一起住了。每次下班,快到家的时候,我总能看到母亲站在阳台上张望着,看到我了,就匆匆进去了。其实母亲在厨房间,只要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就能分辨出是我还是我妻子回家来了。等我们都到齐后,母亲就端上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不管天会不会下雨,我每次外出,行李中都会带着雨鞋雨伞等,每次临出门时,母亲都会把我的包检查一遍,倘若不带雨具,她是放心不下的,她总说,万一路上下雨怎么办。有时我百度了“天气”,实在不想带,也得趁母亲不注意,把雨具悄悄地藏在家里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就像当年,母亲不想吃药,把药片扔在不起眼的地方一样。

在医院陪母亲,到了饭点,给母亲去买饭,她总是再三关照,买便宜一些的,贵的她不想吃,钱要省着花。那些天母亲动完手术,我陪夜,母亲一有响动,我就醒来了。看到母亲没事,我继续打盹。发现母亲,每次醒来,都会艰难地坐起来,看看我。我刚有点睡过去时,感觉有人替我盖上了一件衣服,原来是母亲,她看到我在打瞌睡,担心我受凉,把她的衣服拿了过来。我对母亲说,到底是我在照顾你,还是你在照顾我。你不用起来管我,我自己有数的。母亲笑了,笑过之后,被我搀扶着,回到了床上。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提醒我,睡着了,一定要找件厚一些的衣服盖上。我记起小时候,母亲经常半夜起来为我掖平被角。

出院以后,母亲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现在,除了每天要吃药,母亲又回到了往常的生活。每天到了吃药的时间,我都不忘提醒母亲要准时服药。如同这些年,我每天早上出门时,母亲都会去阳台上感受一下天气,然后“规定”我这一天该穿厚的还是薄的衣服。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