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背后的故事

超300卷取证材料每一页都凝结着办案民警心血

20201122期来自:深圳特区报

秘密取证制作案件材料300余卷

“701”涉黑专案案卷材料堆满了案卷架。

■ 深圳特区报记者 张燕

通讯员 鑫韵

这是一张“701”涉黑专案的老照片:高高的案卷架上摆满了一摞摞案卷材料,都是深圳警方辗转全国20多个省市、对数百名受害人进行调查取证后制作而成,超过300卷。“这些案卷材料从无到有,每一页都凝结着办案民警的心血。”11月15日,深圳市公安局扫黑除恶攻坚队一大队大队长张浩然(化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感慨地说。

张浩然曾参与“701”专案攻坚。他告诉记者,“701”陈永森涉黑案于2018年3月12日收网,2020年5月28日在深圳市中院一审宣判。该案创造了深圳扫黑除恶案件中刑拘人数、公诉人数、涉黑判决人数、判处罚金数最多等多个第一。

张浩然介绍,自上世纪90年代初,陈永森在陈锡波(香港黑社会组织“新义安”成员,国际红色通缉令缉捕对象)的扶持下,在深圳福永、沙井街道辖区内,参照“新义安”黑社会组织模式发展势力,逐步形成涉黑组织。

陈永森涉黑组织不仅组织严密,而且成员众多。经过不断发展壮大,该组织逐步建立起骨干成员固定、层级结构明确、人数众多、势力庞大的涉黑组织,其中,骨干成员7人、积极参与者12人、一般参与者近100人。长期盘踞深圳福永街道一带,为非作恶,称霸一方,涉嫌实施参与百余起违法犯罪案件。

张浩然回忆,因为该专案案情重大,为了保密,大量的取证工作需要秘密进行。“该团伙盘踞福永一带多年,关系网错综复杂,消息灵通,稍有风吹草动,便会打草惊蛇,所以保密成了关键。”专案组民警常常为了一个简单的取证而跑断腿。曾经,为了找寻一宗打砸大排档案件的受害人取证,办案民警三地奔波才做好材料。这样的调查取证还有很多很多。

在办案民警扎实的侦查取证之下,“701”专案得以成功收网,抓获团伙成员一批,查封涉案房产、土地总价值逾10亿元人民币。更难得的是,案件批捕率高达90%以上。

“漂白”身份躲避法律制裁

“在后期审理过程中,我们还遇到一个难点:该案首犯陈永森已经‘漂白’身份,让我们的认定工作面临挑战。”

原来,早在2012年“陈垚东涉黑组织”被查处,加之本组织内部有成员也被查处,陈永森意识到危机,刻意减少与组织成员联系,并利用其是沙井本地人的经济优势,成立福森房地产开发公司,企图“漂白”为正当商人。该团伙中仅有文润德等几个骨干成员认识陈永森,表面看来无直接证据证实陈永森与涉黑组织的关系,认定陈永森系涉黑组织领导者方面存在相当大困难。

“为了找到确凿证据,我们当时费了不少劲。”张浩然回忆说,他们大量翻阅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沙井两帮社会人员持枪火拼事件中,找到了蛛丝马迹。

专案组通过深入侦查,抽丝剥茧,逐步梳理出陈永森早年在沙井招兵买马、争强斗狠、争夺势力范围等涉黑组织形成、发展的脉络,最终认定以陈永森为首的涉黑组织成立,确保案件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

火眼金睛揪出“洗钱”案中案

“在办案过程中,我们还成功挖出一个‘洗钱’案中案。”张浩然介绍,这是全国第一宗涉黑‘洗钱’案,对于打击涉黑类犯罪提供了有益的创新探索。

在审查案件材料过程中,张浩然发现了一条不起眼的小线索:该组织一名骨干成员曾经给一个不在警方侦查视线里的人转过钱。本着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的原则,他将此疑问上报领导。通过研判分析,认为此人有“洗钱”嫌疑,遂将嫌疑人列入抓捕名单。等嫌疑人到案后,张浩然专门对其进行审讯,结果证实了他的怀疑。

原来,该名嫌疑人早年间为了给自己找所谓靠山,经人介绍,联系上了该组织六级“马仔”“湖南凯”。恰逢当时“湖南凯”也想找一名专业人士给自己“洗钱”,于是二人一拍即合。不久,“湖南凯”大摆筵席,收下嫌疑人为“小弟”。嫌疑人也按照规矩端茶敬酒,正式加入该组织。不过,“湖南凯”跟嫌疑人约定:不参与组织任何打打杀杀的事情,只负责“洗钱”,并转了一笔钱给嫌疑人开了一家公司。之后,“湖南凯”将自己赌场生意赚的钱转进来,嫌疑人通过自己的“正规”公司帮其“洗钱”。原以为这么隐蔽的行为不会被发现,没想到最终还是被深圳警方揪出来了。

“这个‘洗钱’案已经判决,相关人员也受到了法律的严惩。”张浩然欣慰地说。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