孺子牛

20200727期来自:深圳特区报

一马当先的事情,由牛完成,这是诸多创例的一件。

4吨重的铜,从元素周期表闯出来之际,

世界依旧是原来的两件物品:天空和大地。

在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深圳,翱翔的任务交给鹏城里的命名。

而深耕,而拓荒,而梦寻,一定是采取了俯首的姿态:

负责解释土地的沉重,而千万别是奋蹄的样子跑向虚空。

尽管有鲜草遍地,依然以日月为饮;尽管太阳与月亮AB角轮休,

这蓄势运作的开荒牛,日夜都在用自己的牛角为大地值班。

新空气就足够为成长的营养。

不脱离自己的牛,却拉动了时间和地点。不仅仅是它的力量,

它还用略微曲折的腿,

替我们思考出,一个世所罕见的大城市。

■ 郭洪义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