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准选取对象裸聊敲诈敛财

两个藏身境外的犯罪团伙被端

20190814期来自:深圳特区报

蹊跷:敲诈竟能精准到事主单位职级

■深圳特区报记者张燕王茂程

通讯员廖欣

“一号主犯落网了!”8月9日晚,利用裸聊实施敲诈勒索犯罪的“1125”专案一号犯罪嫌疑人黄某辉,被深圳警方从越南押解回国,该专案主侦民警冯伟(化名)兴奋地告诉记者。隔着屏幕,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喜悦。

去年以来,利用网络裸聊实施敲诈勒索的案件在广东、北京等全国多地上演,犯罪分子在柬埔寨、越南等地合伙成立犯罪集团,购买被害人信息资料,专门针对境内的一些特定群体实施裸聊敲诈勒索。对此,深圳警方重拳出击,从一宗敲诈勒索警情入手,成功打掉两个此类特大跨境网络涉恶犯罪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4人。

“他们实行‘公司化’运作,分成‘聊天组’

‘裸聊组’

‘敲诈组’

‘取款组’等,还有严格的‘公司规章’和‘奖惩制度’,甚至还有‘心理疏导’。”近日,冯伟向记者起底了这一藏身境外的网络黑色产业链。

“这两个团伙从去年年初开始疯狂作案,受害者逾200人,非常可恶。”冯伟说,不过,一宗小警情让他们露出了“狐狸尾巴”。

去年11月25日,深圳市大鹏新区南澳街道一事主向警方报警称,他收到一名女子发来的微信,向他索要钱财6000元。事主自称,他于2018年底通过微信结识了这名女子,双方曾通过视频聊过几次天。

“跟事主详细沟通之下,我发现另有蹊跷。”冯伟回忆说,作案人不仅对事主的真实姓名、电话、家庭住址、工作单位了如指掌,而且连其在单位的职务级别都一清二楚。“仅靠网上几次闲扯,就能获取如此精准的信息?这不正常。”

冯伟是深圳警队的一名刑侦民警,因为浓厚的“刑侦情结”,让原本大学主修生物的他跨界干起了刑侦,一干就是15年,精通网络、现场勘验,办案经验丰富。

根据事主提供的信息,冯伟进一步调查发现,交友账号是在境外注册的。精准敲诈、藏身境外……冯伟更加确定,这个案子背后不简单。

突破:偷回老家的“取款手”被秘密抓捕

虽然已有判断,但深挖下去却并不容易。“因为当时事主能提供的信息十分有限,一个是虚拟的身份,另一个是支付信息,都是经过层层包装的。”

冯伟凭着丰富的经验,结合该案的特征,通过串并案件、资金流追踪,慢慢梳理探明一个藏身境外的利用网络裸聊实施敲诈勒索的犯罪团伙。对此,深圳警方高度重视,随即成立专案组开展深入侦查。

很快,专案组取得重大突破:一个专门负责为该犯罪团伙转移资金的“取款手”进入警方视野,并被秘密抓捕。

“因为犯罪分子人在境外,收钱很麻烦,所以需要有‘取款手’把钱从国内转移出去。”冯伟解释说。该“取款手”原本长期在广西边境地区活动,通过境内外赌场洗钱,再把“洗白”的钱转给一个叫黄某辉的人。但由于在边境待太久,实在受不了了,“取款手”就瞒着黄某辉回了老家,找朋友借卡给黄某辉转钱。

“要不是‘取款手’神助攻,我们肯定还要耗费更多精力。”冯伟幽默地说。

经过进一步侦查,专案组终于摸清了这伙人的底细:以犯罪嫌疑人程某、黄某辉为首的两大跨境犯罪团伙,利用裸聊实施敲诈勒索,涉案金额高达3000万余元人民币。自2018年12月开始,专案组分别在福建、重庆、广东、湖北,甚至远赴境外,开展抓捕行动,共抓获黄某辉、程某等34名犯罪嫌疑人,扣押各类银行卡100余张,缴获公民信息10万余份。

频繁出差、压力过大,冯伟一度劳累过度住院,被诊断为脑梗死。经过精心治疗,如今已平安出院。

揭秘:“公司化”运作,还有人负责心理辅导

“这两个团伙的作案手法如出一辙,因为两位团伙‘首脑’可以说是师徒关系。”冯伟介绍说,黄某辉20多岁,原来是跟着程某干的,后来嫌程某给钱太少,于是“偷师”成功后,自己组团单干。

程某、黄某辉分别在越南、柬埔寨当地租住别墅,在重庆、四川、福建等地以高薪引诱、吸引他人求职并吸纳加入团伙。该犯罪团伙实行“公司化”运作,分成“聊天组”“裸聊组”“敲诈组”“取款组”等。

冯伟进一步介绍,“聊天组”成员负责添加被害人微信聊天,“裸聊组”成员负责与被害人进行视频裸聊并录制裸聊视频图像,“敲诈组”成员利用裸聊视频图像威胁被害人,进行敲诈勒索,“取款组”成员负责将敲诈勒索所得赃款安全转移,各组按照不同的比例提成。

同时,程某、黄某辉还制订严格的“公司规章”和“奖惩制度”。比如,团伙成员不得私自外出,工作时拿手机闲扯要罚款。“对于裸聊组成员,由于长期待在狭小的空间,定期还有人找她们谈话,进行心理疏导。”

程某、黄某辉二人还非法大量购买公民个人信息,供团伙成员添加微信使用。

痛心:年纪轻轻误入歧途

“案子虽然破了,但仍感痛心。”冯伟至今感慨,“到案之后,好多年轻人哭得稀里哗啦。”

原来,两个团伙的成员都很年轻,大多二十出头,还有不少00后。他们学历普遍不高,在网上看到招聘,工作轻松,又可以去国外,便欣然应聘。等到了地方之后,有人发现被骗又无钱回国,只能被迫工作。“希望更多年轻人提高警惕。”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