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空观察

20190703期来自:深圳特区报

沈彬

说到快递业,很多人第一反应就是每天生活中都离不开的快递小哥,如今,快递业也有了高级职称。日前,浙江省快递行业高级工程师职务任职资格评审委员会召开首次评审会议,经专家组评审,7名人员获得浙江省首批快递行业高级工程师资格。这也是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了快递行业高级工程师“零的突破”。

谁说快递行业就不能有高级职称?这不是一些网友所调侃的“高工级快递员”。中国的快递行业已经今非昔比,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劳动密集型产业,而是基于先进的物联网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大数据应用的高科技行业。中国不经意间成为世界电商模式的引领者,也顺理成章成为全球快递第一大国。中国打造的智慧物流体系,实现了快递技术的跃迁,点亮了“科技树”:在组织构架上,智能物流实现了社会的大协作,实现了广泛仓储覆盖+智能分仓+就近配送;在技术层面上,无人库、机器人分拣、无人机等新兴技术得到广泛应用;从数据层面上说,它是物联网和互联网的结合。中国的快递行业插上高科技的翅膀实现了起飞,“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职称,它反映了专业技术人员的技术水平、工作能力。快递业作为新兴行业,已经发展得比较成熟,不是当年的粗放型劳动产业,相应的职称评审也当“水涨船高”,不能落后于生产技术和行业专业化的进程。

2016年,中央公布了《关于深化职称制度改革的意见》,拉开了中国职称改革的序幕,其中明确要“适应经济社会发展新需求,探索在新兴职业领域增设职称系列”。职称评审,不是摆花架子,不是脱离于前沿生产、服务实践的“嘴把式”,更不能固步自封,搞出一套“独立王国”来在小圈子里自娱自乐。职称应该是贴近国家产业发展前沿的人才评估服务机制,新兴产业发展到哪里,职称评定就应该跟进到哪里。

以浙江省来说,它堪称是民营快递业的发源地,“四通一达”、菜鸟等物流企业都是从浙江走向全国乃至全世界的,2018年浙江全省快递业务量达101亿件,快递从业人员30余万人。全省积累了深厚的物流的人才基础、设备基础以及相应技术基础,在这个已经高度专业化的行业里设立职称评定标准,堪称是水到渠成。

职称评审是一把行业的标尺,也是价值的坐标系,应该充分利用职称体系的价值引领作用,在新兴的快递、软件工程、安全防卫等产业探索出具有公信力的、客观的评价标准,提升行业的人才底蕴,激励本行业的工匠精神,培养行业荣誉感,同时也满足新兴领域对专业技术人才的评价需求。

这次浙江省吃了快递行业高级工程师的“第一只螃蟹”,各地不妨也吃起各自的“螃蟹”来,程序员、社会工作者等新兴行业领域的职称评定体系还都是空白。快递业有了自己的“高工”,其他新兴行业也可以有自己的“高工”“教授级人才”,职称评定理应走在行业前沿,成为行业人才标准的风向标,这也是职称改革的目标所在。

(作者系知名评论员)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