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实“防控近视校长负责”需要教育部门不“近视”

20181210期来自:深圳特区报

将近视防控纳入对校长的考核,需要教育部门自身不“近视”,合理看待升学率等政绩,真正对学生负起责任。

■ 王森

今年8月,教育部等八部门印发《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要求全社会行动起来,做好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近期,广东省教育厅联合省卫健委起草了《广东省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针对广东省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工作,制定了符合省情、更为具体的行动路线图。

我国青少年近视率排名世界第一,令人忧虑。国家有关部门为儿童青少年开出防控近视方案,可谓是对症下药。广东省有关部门出台的征求意见稿中,把中小学校(含中职学校)校长作为学校近视防控第一责任人,从而把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压力传导下去,推动工作落到实处。征求意见稿也提出了比国家有关部门方案更加细化的措施,为儿童青少年的清晰“视界”提供了更加坚实的保障。

素质教育要促进学生德、智、体、美、劳各方面的综合发展。但是,长期以来,一些学校以“升学率”作为主要考核指标,盲目追求升学率,诸如小学中学化、初中高中化的“强力措施”虽不科学,却往往能够短期内收到成效,提高联考成绩和升学率。与此同时,一些学校却忽略了教育的本质要求,漠视学生健康,对防控近视工作并不上心。课业压力过重、学习压力过大,不仅会造成孩子心理上的厌学情绪,也同样反映在生理上,加之科学用眼教育的缺乏,导致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

让校长成为防控近视的第一负责人,把近视防控工作作为一个重要的考核指标,同时淡化升学率在学校等级、校长政绩考核时的比重,能让防控近视“知易行难”的困局得到化解,也是推动素质教育的一个好思路。广东省的具体方案给校长们下了指标,既有近视率下降、体质健康优秀率上升等结果导向的考核任务,也有防控人员配备要求和硬件设施建设要求,给校长加压力的同时,也为考核校长提供了明确依据,为不让“防控近视校长负责”成为空话奠定了基础。将近视防控纳入对校长的考核,需要教育部门自身不“近视”,合理看待升学率等政绩,真正对学生负起责任。

值得注意的是,有的学校已经开始利用高科技电子辅助教学来推动教育改革,一些老师在布置作业时喜欢让学生使用电子产品辅助完成,这符合时代的教育需求,是一种进步,但同时也会带来学生近视的隐忧。针对省内出现的教育新现象,广东省的防止近视方案也提出了针对性的指导建议,校长可以酌情对学校具体教学实践做出调控,既可有效防止长期存在的教育思维误区对孩子身体的戕害,也能够预防教育电子产品辅助过度的现象。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国学生近视呈现高发、低龄化趋势,严重影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这是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必须高度重视,不能任其发展。校长作为基层教学单位的一把手必须担起责任,防控近视也可以成为校长们推动素质教育的一次良好契机。

powered by 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