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周,一个青年编剧的“空中课堂”

20200813期来自:新华日报

青春热情,点亮“空中课堂”

连续线上授课3小时,青年编剧罗周才发觉嗓子渴得冒了烟。然而一想到屏幕对面一双双期待的眼睛,她还是打消了中场休息的念头。组织抗疫题材作品讲座、参与文旅部编剧高研班、开展江苏戏剧讲坛系列活动、进行《缀白裘》编剧法研究……应接不暇的“常规动作”,排满了罗周的日程表。疫情影响下,她不仅剧本创作不辍,更以“互联网+”的全新模式传递知识,传播戏曲文化。

“将戏剧人才的培养活动改为线上举行,是为了满足江苏青年编剧对写作知识的渴求。”罗周说,疫情发生以来,省内编剧积极投入相关创作,但由于技巧、经验局限,作品还存在不足。为进一步加强专业编剧队伍建设,江苏省戏剧文学创作院决定采用线上授课,定期举行培训。身为院长,罗周“身先士卒”,每天都会热情地在朋友圈“吆喝”授课预告,每周定点定时守在电脑前上课,甚至在出差路上抓紧时间和学生们连线也成为“罗院长”每天的重要工作。一番实践下来,她对授课效果挺满意:“原先着重面向江苏学员,现在全国的编剧和戏剧爱好者都加入进来了。线上授课也保证了学生的选择权,不喜欢的课可以不来,因此出席的人几乎都是出于强烈的兴趣和对专业的热情。”

线上课堂的氛围虽然轻松,但课程节奏比线下更紧张,强度也高不少。尽管如此,罗周仍采用传统教学法,尽量多讲、细讲,因为“没有学生不期待老师的点评和指导”。授课现场,她坚持对剧本的人物、结构、技法逐一进行解析;详细地教学员梳理人物特色;事无巨细地剖析戏剧创作表达方式,包括如何用分场完成戏剧结构搭建,怎样通过民间叙事和官方叙事交错来推进故事……不过,罗周很注意尊重编剧作者本人的写作风格。“我就像一面镜子去照他们的作品,尽可能保持原作者的写作意图和戏剧追求。”她认为,作为老师,如果教出来的学生

毫无个人风格,即使戏看起来不错,也是一种失败。

“和青年编剧一起分享创作上的心得体会,感觉自己调动了大家的积极性和热情,把对戏剧的信念和热爱传给了更多人。说到底,戏剧艺术重在传承和发展,这种传承发展唯有寄托在‘教’与‘学’上。”这样的言传身教让罗周感到振奋和欢喜。

笔下功夫,源出心中舞台

面向全网进行创作交流的同时,罗周和省戏剧文学创作院的同仁们积极邀请表演艺术家参与授课,促进演员群体通过线上和编剧队伍保持交流。在罗周看来,要想提升戏剧文学的品质,不仅要加强艺术修养、磨练专业技巧,更重要的是与舞台深度链接,深入探究文本与现场呈现的关系。

舞台并非空泛概念,编剧在写戏时就要对剧种、院团甚至演员们了然于心。为此,省戏剧文学创作院开启了“对话场上”等系列讲座,邀请“扬剧王子”李政成,锡剧名家董红,昆剧大师石小梅、昆剧优秀青年演员周鑫等做客空中课堂,通过面对面交流,让艺术精髓以更直观的方式展现在青年编剧面前。在教学现场,名家们或回顾剧目的创排过程,或详细拆解行腔唱法,或以神态、声腔细节当场展现各色人物,“独门秘诀”让观众听得过瘾。罗周则会不失时机地对学员们“旁敲侧击”进行启发:如何让人物形象和角色关系更契合演出?怎样做好上下场衔接?舞台的氛围能不能更加从容?她希望年轻编剧在一开始就融入舞台意识,“文本和舞台的情感贯通了,作品就成了。”

青年编剧的作品往往要接受舞台的检验才能成长,但现在年轻人新作演出的机会还相对缺乏,这就更加要求大家广泛吸取前人经验,完成自我成长。7月以来,省戏剧文学创作院对接省演艺集团昆剧院的直播演出,推出《缀白裘》系列讲座。“《缀白裘》是清代昆曲折子戏的文本合集。每周六晚,省昆会演播其中部分折子戏。对其中代表性剧目的编剧技巧、法则的剖析,周日上午就可以在院里的线上课堂听到。”罗周说,这一系列讲座一经推出,就引得全国的专业编剧追剧似的前来打卡。“如何提炼和总结古典编剧法,同时作用于当代戏曲创作,身为戏剧人,都想在和舞台的对话中求一个答案。”

文艺助抗疫,见证守望相助

疫情早期,省戏剧文学创作院就积极围绕抗疫题材、全面小康题材、庆祝建党百年题材等主题进行新作甄选。令人欣慰的是,很快就从全国各地传来了回音,陆续收到了大大小小100余部作品。

为了鼓励年轻人积极投身艺术创作,罗周总会告诉他们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2月初,她的朋友、一位基层社区工作人员独自在村口防疫巡逻。冒着寒风,他用手机点开了江苏抗疫戏歌、李政成演唱的《东风春讯》,不禁激动地循环播放,还特地打电话告诉罗周,这歌让他心中充满了暖力。“一首歌,把许多心的呼唤传给了千里之外的一颗心,人们彼此依偎,不断前行。这是文学艺术的力量所在,也是我们坚持的价值所在。”

有一次,罗周和朋友、江苏省昆剧院副院长施夏明聊天:“疫情期间不演出了,好好休息一阵子吧!”施夏明回答:“还是要加倍练功呢!不然,有一天剧院重开,观众迫不及待地走进剧场,演员却退步了,那该多让他们失望啊!”诚恳的话语让罗周感动:“一方面不放弃自我的锻炼和修炼,一方面想尽办法,开抖音、举办线上演出、组织平台交流,让艺术以另一种方式抚慰观众、与观众对话,这就是我们可爱的戏剧人!”

防疫渐渐趋于平稳,剧场以30%的上座率重新开放,剧团待上新、待落地的戏也在有条不紊地推进。当看到几个月来最想看到的那一幕——人们欢天喜地再次走进剧院时,罗周很激动:“希望观众看到,我们没有虚度这段特殊时期的每一刻。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对文艺初心的坚持为生活带来了亮色,让人与人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也让我们收获了更好的自我。”

本报记者 吴雨阳

powered by 闻道